尿毒症兰妮妮寻亲有望:去年有人找20年前遗弃孩子

  原标题:尿毒症兰妮妮“寻亲”现曙光:去年有人来找过二十年前遗弃的孩子

  原标题:中国长安网独家专访找回生母死刑犯:请亲人们等我回来!

  □中国长安网记者 王淑静

图片 1中国长安网记者 彭绮琴 王蓉

  “我听说去年,有人到隔壁牛家村,寻找20多年前遗弃的女娃,但没有找到,只好走了。”当年捡到兰妮妮的王阿姨,今天,在跟中国长安网记者通电话时,急急地问,“你说这会不会就是娃的亲生父母?”

  “没有想到能找回亲人,这是上天的眷顾。我会在狱中好好表现,请亲人们等我回来!”12月18日上午,刚刚找回生母的福建龙岩监狱服刑人员郑江(化名),仍然难抑激动的心情,“妈妈和我想象中的一样慈祥。”

  陕西咸阳彬县女孩兰妮妮,22岁不幸患上尿毒症,接着又得知自己“被抱养”的身世,她的愿望是——见一见亲生父母。近日,中国长安网官微发起#为22岁尿毒症女孩找妈妈#微博话题,对此事进行了持续报道。

  近一个月,因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的郑江寻母之路牵挂着亿万网民的心。他“扑通”一声跪在生母面前,然后和70多岁的老母及两位姐姐抱头痛哭的场景,让很多网民都看哭了。

  目前最新进展是:公安机关已采集DNA血样进行比对,妮妮的养父母正尽力为她治疗。妮妮想对亲生父母说,“不怨他们,也理解。”但寻亲一度陷入僵局。

  12月18日,中国长安网记者独家采访了郑江——

  今天,兰妮妮似乎等来了一丝曙光。

图片 2“当我见到母亲的时候,和想象中的一样”

  原陈杨寨村南口偶遇“女娃”

  “即使是死缓犯,也有寻亲的权利。”这一场特殊的爱心接力,始于2017年11月28日。郑江因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他的管教民警得知郑江30多年前在贵州被拐,至今仍未找到亲生父母时,决定帮助他。龙岩监狱率先发起了为他寻亲的呼吁,司法部微信公号跟进推动,引发社会各界关注。福建全省一万多名监狱民警以及众多网民将此次爱心行动传递出去,而后央视《等着我》栏目组、宝贝回家寻子公众平台等也纷纷加入寻亲队伍。两周前,郑江姐姐的儿子通过今日头条推送的寻亲公告获知此事,分隔三十年的血亲开始相连。

  “娃是个可怜人,让人心酸得很!”回忆起捡兰妮妮的过程,王阿姨不由叹了口气。王阿姨不愿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但她与兰妮妮的命运纠葛,长达20多年。

  12月14日上午9时,34岁的郑江与其亲生母亲、大姐和二姐在监狱迎来了日思夜盼30年的重逢。

  据她回忆,捡到兰妮妮的那天,是1995年清明节早上7点多钟,天气仍有凉意,陕西咸阳陈杨寨的街头,涌动着长袖春装、毛衣。

  中国长安网:见到亲人时的心情是怎样的?她们和你想象中的一样吗?

  经营一家肉铺的王阿姨,像往常一样去店里。在回家取账本的路上,她看到十字路口(原陈杨寨村南大门)处,正围着七八个人,在议论什么。

  郑江:很复杂。有紧张,有激动,有开心,有难过,感觉五味杂陈。
想象中的父母是充满着爱和慈祥。当我见到妈妈的时候,和想象中的一样。

  据王阿姨回忆,村口不远处,是当地一个批发蔬菜的大市场,“做生意、打工的外来人口较多”。每天早晨五六点钟,这个路口陆陆续续就有人走过、停留。

  中国长安网:听说见家人前一晚你彻夜没睡,这几天睡好了没有?

  原本没在意,再经过时,她才凑上去看了一眼。

  郑江:见面后的那两天心情很激动,有点睡不着,现在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些。比较容易入睡。

  是一个女娃!

  中国长安网:你还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被拐的吗?

  “娃头发是湿的,身上啥都没穿,贴身是一个潮湿的褥子,外面包着一层烂布,看上去很脏。”躺在冰凉的水泥台阶上,孩子的小脸冻得通红。

  郑江:具体也不知道。只是在长大过程中,脑海里时常会出现一些“我被陌生人带走”的片段,我也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眼看孩子脸色渐渐变青,王阿姨上前抱起孩子,“回去没人要,我就自己养。”

  中国长安网:之前你说是因为梦见了小时候与亲生父母的一些记忆才萌生寻亲的念头,仅仅因为那些梦和小时候姑姑生气说的“野孩子”这些话,就怀疑自己的身世吗?

  在村医疗站检查孩子的身体,一切正常。在医生剪掉娃身上的脐带后,害怕感染,她要来纱布,倒了些碘酒,把伤口包裹住。

  郑江:我是家里的独子,但小时候家里只有爷爷对我疼爱有加,我的父母对我从来不闻不问,从来没有得到父母的关心与疼爱。除了我的爷爷,其他亲戚对我都比较冷淡,和他们的关系很一般。我感觉他们不是很喜欢我,可能是我比较调皮。我每次做错事时,大人也是对我动手多过动口。这些都让我从小时候起就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世。

  她想到自家楼上的住客兰群羊一家,他们的女儿五个月大,愿不愿意收养这个孩子?

  “感觉跟天塌下来一样,下半生就要在监狱里度过了”

  兰群羊的妻子孙爱侠得知来意后,看着孩子红扑扑的小脸,和丈夫商量了一下,“把娃给我们吧,正好两个一块儿养!”

  中国长安网:你15岁的时候,将同学打伤,抢了他的手表后第一次服刑。当时为什么要抢他的手表?

  三年后,兰群羊和媳妇带着兰妮妮搬走了。此后20多年间,双方很少再联系。

  郑江:当时就是看他不顺眼,看到他有手表带戴,而我没有,就抢了过来。

  隔壁牛家村打听到迟到“消息”

  中国长安网:你在未成年人管教所服刑改造2年,当时有想过出来后要做什么吗?有没有想过找一份工作稳定下来,为什么还要继续混社会?

  直到今年3月份的一天,兰妮妮这个名字,重新出现在了王阿姨的视线里。

  郑江:在里面的两年主要以改造和教育为主。当时年纪小,感觉很迷茫。17岁从管教所出来,也不懂要做一些什么,认识了一些社会上的朋友,就跟着他们混了。

  “娃有病了,得的病不好,肾衰竭。”一天,妮妮的养母孙爱侠,辗转联系到她,哭着说。

  中国长安网:你这次服刑,是因为把人打成重伤。送他去医院的时候,心里在想些什么?抢救无效之后又为什么会选择自首?

  “肾衰竭?那到底是什么病?”

  郑江:当时只是想教训他,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到医院脑袋一片空白,只希望医生能够救活他。事情已经发生了,我知道逃跑也是于事无补,所以就去投案自首了。

  “尿毒症,现在在做透析。”

  中国长安网:听到自己被判死缓的心情是怎样的?

  王阿姨听后,只觉得心酸。她开始四处打听治尿毒症比较好的医生,以及孩子亲生父母的消息。

  郑江:感觉跟天塌下来一样,下半生就要在监狱里度过了。

  有一次听别人说,咸阳有一家中医医院在看这个病方面,做得不错。于是,王阿姨向孙爱侠一家推荐,带妮妮去治疗。

  “谢谢上天对我的眷顾,我感觉现在不是一个人了”

  那天,她也去了医院。22年来,她第一次仔细地和妮妮“打了照面。”

  中国长安网:在监狱的时候都会做些什么事?感觉自己有什么变化吗?

  “娃的脸是肿的,面色蜡黄,身体看上去很虚弱,瘦得很。”在吃过三副中药后,“妮妮脸色红润,精神挺好,那一个月都没透析过。”

  郑江:平常主要以改造为主,在监狱学习后,明白了什么事能做、什么不能做,感觉自己从前年少无知,很冲动,才会触犯法律,付出沉重的代价。节假日和其他的休息时间监狱也会组织一些活动。警官很关心我,经常找我谈心,我需要帮助的时候就会找他们,他们也会力所能及的帮助我。印象最深刻也让我最感动的,就是这次,他们自发为我寻亲,解开了我多年的心结,重燃我人生的希望。

  情况恶化,是在妮妮回到老家彬县后不久。由于肾脏功能衰竭,体内的东西排不出去,妮妮的脸又肿得严重,肚子因为有积水,也开始变大。

  中国长安网:知道狱警帮自己开始找亲人的时候,有什么期待吗?

  王阿姨觉得,寻找妮妮亲生父母的事,越来越“急迫”了。

  郑江:近段时间老是在做恶梦,也不懂是被拐卖还是被家人抛弃,心里特别复杂,忐忑不安。寻亲之路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而我又在狱中,如果没找到我觉得也是正常的,要是能找到,我想这就是上天对我的眷顾吧!

  忽然,近日,一丝曙光初现:王阿姨无意间听牛家村一个人提到,去年有人在他们村子附近,寻找一个20多年前被遗弃的女娃。

  中国长安网:除了亲姐姐,还有没有别的兄弟姐妹?

  牛家村距陈杨寨约3公里,“会不会和妮妮有关?”

  郑江:还有一个哥哥和弟弟。

  在希望与忐忑中,王阿姨踏上了帮妮妮“寻亲”的道路。

  中国长安网:见到你的家人后,觉得自己有什么变化吗?

  希望知情人提供更多线索

  郑江:多年的心结终于打开了,我感觉现在自己不是一个人了,还有很多亲人在等着我。我的人生充满希望。在那之后我也很舍不得他们离开,我会好好改造,早日回归社会。回老家找一份稳定工作,与亲人团聚。今后绝不会做违法的事。

  但前路漫漫。

  中国长安网:想对帮助过你寻亲的狱警和网友们说什么呢?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