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良是在真心拥护刘邦吗?

  客问魏子曰:“或曰:‘子房弟死不葬[2],以求报韩。’既击始皇搏浪沙中[3],终辅汉灭秦,似矣。韩王成既杀[4],郦生说汉立六国后[5],而子房沮之[6],何也?故以为子房忠韩者,非也。”

问题:张良是在真心拥护刘邦吗?

  魏子曰:“噫,是乌足知子房哉[7]!人有力能为人报父仇者,其子父事之,而助之以灭其仇,岂得为非孝子哉?子房知韩下能以必兴也,则报韩之仇而已矣。天下之能报韩仇者,莫如汉,汉既灭秦,而羽杀韩王,是子房之仇,昔在秦而今又在楚也。
六国立则汉不兴,汉不兴则楚不灭,楚不灭则六国终灭于楚。夫立六国,损于汉,无益于韩。不立六国,则汉可兴,楚可灭,而韩之仇以报。故子房之地决矣。”

回答:

  “子房之说项梁立横阳君也,意固亦欲得韩之主而事之,然韩卒以夷灭[8]。韩之为国与汉之为天下,子房辨之明矣。范增以沛公有天子气[9],劝羽急击之,非不忠于所事,而人或笑以为愚。且夫天下公器非一人一姓之私也[10],天为民而立君,故能救生民于水火[11],则天以为子,而天下戴之以为父。子房欲遂其报韩之志,而得能定天下祸乱之君,故汉必不可以不辅。夫盂子,学孔子者也,孔子尊周,而孟子游说列国,惓惓于齐梁之君[12],教之以王[13]。夫孟子岂不欲周之子孙王天下而朝诸侯?周卒不能;两天下之生民,不可以不救。天生子房以为天下也,顾欲责子房以匹夫之谅[14]、为范增之所为乎?亦已过矣!

张良在留县偶遇刘邦,为了纪念二人的相遇,张良强求刘邦把自己的封地定在留县,所以张良的爵位是留侯。

  注释:

留县相遇后,刘邦拜张良为厩将,确立了君臣关系。没过多久,刘邦投奔了项梁,项梁拥立了楚怀王之孙熊心为后楚怀王,张良便向项梁进言:

  [1]留侯:张良,字子房,其先韩人,祖、父皆仕韩。秦灭韩后,张良为汉刘邦谋臣,辅汉灭项羽,定天下,受封为留侯。[2]《史记留侯世家》载,韩国被秦吞灭后,张良连弟弟死了都不办丧事,用全部家财来求客刺秦王,为韩报仇。[3]博浪沙:地名,今河南省原阳县东南。秦始皇东游,张良和刺客埋伏在博浪沙,用大铁锤击始皇,误中副车。始皇大怒,大索天下十日,没有捉住张良。[4]韩王成:韩国的诸公子,名成,人称横阳君。张良曾经游说项梁立横阳君为韩王,项梁乃从,后为项羽所杀。[5]郦生:郦食其(yì
jī),刘邦的策士。他曾经向刘邦献策,要刘邦分封土地给六国后代,并授予他们王印,这样天下就会臣服,楚国也会来朝拜,恰好张良有事来谒见刘邦,知道刘邦已同意郦生的建议,当即劝阻刘邦,说:“诚用客之谋,陛下事去矣!”刘邦大骂郦生,急忙派人销毁已刻好的封印。[6]沮:阻止。[7]乌:何。[8]夷灭:消灭。夷,平,诛锄。[9]范增:项羽的谋臣,被尊为亚父,他屡次劝项羽杀刘邦,项羽不听,后郁愤病死。沛公:刘邦。[10]公器:指名位、爵禄等。[11]水火:喻困苦患难。[12]惓惓:同“拳拳”,诚恳深切之意。[13]王(wàng):成就王业。[14]顾:却,反而。匹夫:庶人,平民。谅:忠诚守信。

「君已立楚后,而韩诸公子横阳君成贤,可立为王,益树党。」

  魏禧(1624—1681),字叔子,一字冰叔,号裕斋,又号勺庭,江西宁都人,明诸生,入清不仕,举家隐居故乡翠微峰。四十岁始游历大江南北,所结交皆明遗民。在清初文坛上很有地位,与兄际端、弟礼,俱有文名,时称“宁都三魏”,又和侯方域、汪琬齐名,号“国初三家”。散文长于见识议论,各体风格不同,都能纵横变化,文随意尽。有《魏叔子文集》。

进言后,项梁派张良到韩地,寻找韩国王室宗亲,张良也因此离开了刘邦,君臣之谊戛然而止,这是张良第一次表现出不够死心塌地。

  张良是韩国人,却做了汉的谋臣。本文的论说中心表面似乎是:张良仕汉是否忠韩。共分两层论述:一、张良仕汉以报韩仇;二、张良仕汉以救天下之民。第二层是第一层的深化,尤其“天下公器非一人一姓之私”、“天下之生民不可以不救”等观点,实际上推倒了所谓忠韩的匹夫之见。

有人说,相逢的人会再相逢,当刘邦奉楚怀王之命西进到韩地时,张良以拥立韩王成为韩王,在韩地打游击战,与秦军反复争夺韩地城池。

  此篇是魏禧议论文的名篇,气势踔厉风发,层层推进,表现了他长于见识和议论的写作特色。

在刘邦的帮助下,张良和韩王成打下了十多座城池,并击破秦的杨熊军。韩王成在韩地留守,张良随着刘邦西进,君臣之谊得续,但这时的君臣关系,属借调性质。

后来,项羽分封诸侯,刘邦到封国前,张良归韩,二人的君臣之谊再次终止。

良因说汉王曰:「王何不烧绝所过栈道,示天下无还心,以固项王意。」乃使良还。

张良临走,还给刘邦出了烧毁栈道之策,往坏了想,张良这是想把刘邦困在巴蜀出不来啊。这应当算是张良第二次表现出不够死心塌地了吧?

后来,韩王成被项羽杀害,张良从彭城逃了出来,无路可去之际,投了汉王刘邦,又为二人的君臣之谊续一秒。

刘邦和项羽签订和平协定后,张良又劝刘邦撕毁协定,趁此天赐良机消灭项羽,这是张良倒数第二次主动为刘邦出主意,而倒数第一次主动出主意,也可以看成是为倒数第二次的主意服务的。请注意,我说的是主动。

在这之后,张良再为刘邦出的两个主意,都是刘邦主动询问的,作为汉政府智囊团中的灵魂人物,张良不再关心政事,出大主意的事,只能靠陈平了。

这勉强可以算做张良第三次表现出不够死心塌地。

对此,我的理解是,张良一直在利用刘邦。

如果没有刘邦,张良未必见得到项梁,未必能接下拥立韩王的命令;如果没有刘邦,张良就不能真正帮韩王成拿下韩地;如果没有刘邦,张良就不能为韩王成复仇。

说得更直白点,张良死心塌地的,只是韩国,而非刘邦。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回答:

谢谢邀请!张良,字子房。战国晚期韩国都城新郑人(现在的新郑市)。祖父和父亲都是韩国宰相!到张良这,韩国亡了,张良就没法继承贵族的权利了!张良就恨秦,要反秦!亲手策划了一次刺杀秦始皇的行动,在博浪沙(现河南新乡的原阳),只是没有成功!张良是不是真心拥护刘邦,从鸿门宴时就能看出。项伯于张良友好,连夜去汉营告知张良说,项羽要杀刘邦,让张良赶快逃走!张良是刘邦的谋士!并没有放弃刘邦,而是赶紧告知刘邦消息!并与刘邦一起商量对策!鸿门宴上张良出现在现场,看到项庄舞剑,项伯也上来了,怕局面失控,赶紧让樊哙进账,后又让刘邦先逃走,自己断后!从这就能看出张良真心拥护刘邦的!刘邦称帝后,说运筹帷幄自己不如张良,张良被成为汉初三杰只一!

回答:

谢谢邀请。张良拥护刘邦,出于真心,毫无疑义。先用几件史事说明张良是真心拥护和辅佐刘邦。

一、张良其人

张良,字子房,为汉代著名谋士,助汉高祖刘邦建立汉朝,封留侯。其本人是战国时韩国贵州后代,祖父两代均为韩国相,秦始皇灭六国统一天下,张良散尽家财,寻刺客杀秦始皇以报仇,并会同刺客在博浪沙埋伏袭击秦王,误中副车未能成功,被秦王通缉。流亡下邳,得黄石老人神奇传授兵书《太公兵法》,后在陈用地起义期间,聚集数百人起义。

二、君臣相遇

张良与刘邦相遇,是在投奔自立为楚假王的景驹途中。其时刘邦也聚集了几千人,正在下邳西面攻城略地,张良与刘邦相遇后,史载:良数以《太公兵法》说沛公,沛公善之,常用其策。良为他人言,皆不省。良曰:“沛公殆天授。”故遂从之,不去见景驹。

刘邦起兵于沛地,故称沛公。张良遇刘邦,可谓一见如故。张良给别人说《太公后法》,别人都不理解,给刘邦一讲,刘邦立即就理解并采行,所以张良引为知已,连楚假王景驹都不再见了,直接就跟着刘邦干上了。

张良跟从刘邦后,刘邦对张良言听计从,并且一改对部下粗鲁的习惯,十分礼敬张良,言必称“子房“。

三、鸿门救主

刘邦打下咸阳后,项羽军到鸿门,欲攻打杀死刘邦。其时刘邦还在胜利的喜悦中,完全没有意识到正在到来的巨大危险。正是张良的朋友项伯,来告知张良,项羽要杀刘邦。项伯的本意,是让张良离开刘邦,逃开个人的灭亡,张良此时完全可以不管死到临头的刘邦,而自己一个逃走。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