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第一节 狼牙 刘猛

省财经大学门口,下课的谭敏跟着同学们一起到学校门口的那排小饭店打饭。谭敏的头发长了,本来就高挑的身材愈加婷婷玉立。她走到小饭店门口的橱窗前:“半份土豆丝,二两米饭。”“哎!这就好!”谭敏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好奇抬头看,脸色变了。岳龙拿着饭盒看着谭敏,露出笑容:“谭敏!”谭敏脸色发白,半天说不出话。“是我啊!岳龙啊!”岳龙走出来,“不认识了?”“认识。”谭敏赶紧点头,“我,我换一家打饭!”“别别,今天我请客!”岳龙拿着饭盒进去,“想吃什么随便点!”“我,我还是换一家吧。”谭敏说。“你还介意高中时候的事儿啊?”岳龙苦笑,“都这么长时间了,我已经长大了。我现在想起来总是不好意思呢!”谭敏不敢说话。“人小时候不懂事,我现在已经变了。”岳龙说。“那,那你还好吗?”谭敏小心问。“看守所里面呆了半年,我想了很多事儿。”岳龙说,“算了,不说了,我现在刚刚在这儿租了个门面。你老熟人不捧场,我还能做谁的生意?”公车停在学校门口,人流下来。“想吃什么,你随便点吧。”岳龙说。“谭敏!”谭敏回头,穿着迷彩服戴着黑色贝雷帽蹬着军靴的林锐笑着从人群当中挤出来。“林锐!”谭敏笑着挥手。林锐敏捷地单手一撑翻过马路中间的隔离护栏大步跑过来:“我一下车就看见你了!”岳龙放下饭盒走出来:“林锐!”林锐刚刚跑到谭敏跟前,看见他一愣。“岳龙啊!”岳龙高喊,抓住林锐的手:“你不认识了?!”林锐张大嘴想了半天:“我操!你,你怎么现在开饭店了?”“一言难尽啊!”岳龙拍拍林锐的胸条。“嘿!不得了,中国陆军特种部队?!你真当特种兵了?”“是啊,我来军区总院看战友,归队前来看看谭敏。”林锐说。“都进去,里面坐!今天我请客!”岳龙拉着他进去,“谭敏,你也进来啊!我这儿又不是渣滓洞白公馆!小常,赶紧招呼前面,我陪老同学吃饭!让后面做几个拿手菜,把我的剑南春拿出来!”小饭店里面还有个雅间,岳龙拉林锐和谭敏都坐下。凉菜上得很快,马上酒也来了。岳龙给林锐和谭敏都倒上。“谢谢,我不喝酒。”谭敏说。“老熟人见面,喝一杯吧!”岳龙拿起酒杯,“说实在的,当年咱们打来打去其实为了啥?不就是为了谁能在光明桥头弹个吉他唱个歌调戏调戏过往的女生吗?多大仇啊?我先干为敬!”岳龙一饮而尽。林锐笑着:“我操,不得了,你岳龙也顿然悔悟了?”“就许你林锐当特种兵,不许我岳龙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岳龙笑着拿起酒杯,“一起干一杯吧,为了我们共同度过的青春!”林锐笑着拿起酒杯:“不得了,成诗人了?”“你别说,最近我还真的在写诗!”喝完以后岳龙笑,“咱没文化,你也别见笑。”“你毕业以后怎么样?”林锐问。“没毕业,打架伤人,被警察叔叔抓看守所了。”岳龙黯然地说,“家里把房子都卖了,又借了好多钱才把事儿给平了。我关了半年出来了,老娘得了心脏病,老爹一把年纪现在还蹬三轮。我看我不能那么活了,就来省城的一个建筑队干活,然后打工加上借钱,开了这么个饭店。”林锐拍拍他的肩膀:“别想那么多了,慢慢来,会好起来的。我们都长大了,都该懂事了。岳龙,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就找谭敏转告我。”“现在还有啥需要你个特种兵帮忙的?”岳龙笑,“我又不打架了,不需要找人平事儿了!倒是你,小时候打架就是精,现在打出名堂了!打到特种部队了!”两人都哈哈大笑。“以后谭敏就到我这儿吃饭,学生食堂黑得要死!我这儿你们就当自己家!”岳龙真诚地说,“放心,第一不白吃第二不要黑心钱!”“那我就谢谢你了!”林锐举起酒杯,“谭敏就在你对面上学,你多照顾她!毕竟都离开家了。”“放心!”岳龙也端起来,“干!”三人都拿起酒杯,谭敏也喝了,脸红扑扑的。再晚一点,在附近的小旅馆。赤裸着上身的林锐靠在床头抽烟,谭敏抱着被子盖着自己,在数着林锐身上的伤疤。“这个是怎么搞的?”谭敏问。“刀伤,空手夺白刃训练。”“天呐!”谭敏惊呼,“这个呢?”“烧伤,穿越火墙的时候没注意,失手了。”谭敏扑到林锐身上,用自己温暖柔软的身体紧紧贴着他抽泣着:“你又吃了多少苦啊?”林锐抚摸着她的后背,看看手表:“我该走了。”谭敏一下子用嘴唇堵住他的嘴,舌头就伸进来了。一个小时以后,军容齐整的林锐拉着谭敏走到公车站。谭敏眼睛哭得跟个兔子一样。“我走了。”林锐要上车。谭敏一把拉住他抱在怀里,掂起脚尖吻他。林锐深深吻着谭敏,许久松开:“我走了!”然后坚决地撒开手,去追逐刚刚离站的公车。公车停了一下车门打开,林锐敏捷地跳上去,拉着车门框子身子探出来站在车门边回头。谭敏还在哭。林锐左手拉着车门框子举起右手一个潇洒的美式军礼,盗版碟学来的。谭敏哭着高喊:“林锐!不要再受伤了!听见没有!”林锐看着她,手放下,转身上车。车门关上了。公车开走了,谭敏哭得泣不成声。

战备警报凌厉拉响,正在值班的中国陆军狼牙特种旅豺狼大队副大队长林锐穿着黑色的反恐怖战斗服,带着战备的反恐怖处突分队飞跑出战备值班室。直升机已经在等待他们,处突分队队长董强中尉在命令队员报数。“走走走!”林锐一边喊一边戴上黑色面罩,“事情紧急,警方要我们赶紧过去!”直升机起飞后径直扑向海边的一个工地。林锐接到警方通报,持枪匪徒火力很猛,而且劫持了人质。工地枪声已经停止,直升机降落后林锐带着戴面罩的处突队员跃下直升机,处突队员们在外围待命。林锐带着董强大步跑向现场指挥部,敬礼报告:“解放军狼牙特种旅反恐怖处突分队奉命来到,请指示!”“你们来得很及时!”局长脸色严肃,“具体情况是这样——一名被我们追捕的黑社会头目企图偷渡出境,被我们阻止了,我们已经击毙或者逮捕了他的同案小喽啰。但是现在他劫持了一名孕妇,在那个烂尾楼里面和我们对峙。我们几次打算突击都投鼠忌器,现在看看你们有什么办法没有?”“孕妇?”林锐拿起望远镜看那幢烂尾楼,“怎么会在这里被劫持?”“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局长说,“但是我们进去谈判的人亲眼看见了,我们还派医生进去做了检查,确实是孕妇。”“虽然是孕妇,也可能是同犯,演戏给我们看的——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林锐的脸很沉稳,“我可以开始布置了吗?”“可以。”“董强,狙击手马上到位;侦察小组出动,利用技术侦察手段获得准确情报;突击小组迅速熟悉现场地图——对了,我需要疑犯的资料。”林锐转向局长,“请你给我疑犯的详细资料。”“都在这里。”局长给他一个文件夹,“这个人是我们追踪多年的一个黑社会性质犯罪集团头目,叫岳龙。”“岳龙?!”林锐打开文件夹一惊。没错,是岳龙!——那个孕妇?!“我要孕妇的资料!”林锐高喊。“这是现场照片。”局长把照片给他,“我们的侦察员谈判的时候用针孔摄像头拍摄的。”林锐只看了一眼就确定了——是谭敏!他的胸口起伏着一把揪掉自己的黑色面罩,急促呼吸着眼睛冒火。“林副大队长,怎么了?”局长纳闷。“我要和疑犯通话。”林锐咬牙切齿,“立刻!”尾楼角落,岳龙抱着肚子已经很大的谭敏靠在墙角。谭敏脸色苍白:“你说过,你不会再干的……怎么会这样?”岳龙内疚地抱着谭敏:“一步错,步步错。我不该把你再扯进来。”“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谭敏苦笑,“我是你的妻子,怀的是你的孩子。我们是一个人……你也是想带我跑出去,对不起,我拖累你了……”“别说这个话。”岳龙流着眼泪吻她,“都是我不好……”“岳龙!是个男人你就把谭敏放了!”炸雷般的高音喇叭响起来。岳龙抬起头,嘴张开了无语。谭敏靠在他的怀里挣扎着坐起来惊恐地:“不,这不可能!”但是随即就证明这是真实的——“我是林锐!你把谭敏放了,不要做这种不男人的事情!”岳龙苦笑:“他是兵,我是贼……这一天真的来了。”“岳龙,你他妈的是不是汉子?!是汉子怎么劫持自己的女人做人质?!你给我把谭敏放了!”林锐在外面真的是暴怒如雷。“你出去吧。”岳龙苦笑。“为什么?!”谭敏说,“不是我们说好了,我做假人质吗?我出去你就没人质了啊,他们会杀了你的!”“换别人,我会把这个戏演下去。”岳龙脸上浮出悲凉地笑,“但是在林锐面前,我不能——我不能让林锐看扁我!”“我不出去!”谭敏抱住岳龙哭着,“你不能死,你是孩子的父亲!”“岳龙!我告诉你,我现在走进来!”林锐在外面高喊,“我不带武器,有种你就打死我!”“不!”谭敏高喊,“不能啊!不能啊!林锐你别进来,别进来……”岳龙悲凉地看着谭敏:“你还在惦记他?”“不是!”谭敏满脸泪花,“我是你的妻子!我不想你们两个自相残杀,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因为我,岳龙!你杀了我吧!”岳龙苦笑着拿起手枪检查弹膛哗啦上膛:“我和林锐,今天真的要做一个了断!”外面,林锐摘下步枪手枪匕首交给身边的董强。董强拉着他:“副大队长,你绝对不能进去!”“让开!”林锐眼睛冒火,董强被他推开了。尾楼里面。林锐穿着黑色反恐怖战斗服,没有任何武器走进来:“岳龙——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我在这儿。”岳龙从断墙后站起来举着手枪,“林锐,没想到我真的没想到!”“让谭敏出去。”林锐看着他很平静,“这是男人的事儿。”“谭敏,出去。”岳龙拉起谭敏,“我和他了断。”谭敏抱住岳龙哭喊:“我不出去!林锐,林锐你放了我们吧!放了我们吧……”“这是国法!”林锐高喊,“我就是想放了你们,国法也放不了啊!谭敏你不要再傻了,赶紧过来!你不为你自己想想也要为了自己的孩子着想啊!”“这是我和他的孩子,我不能让孩子没有父亲……”谭敏哭喊着抱着岳龙,“林锐,你就放了我们吧……”“谭敏没有卷入任何一个案子,我可以对天发誓。”岳龙坦然面对林锐,“我们怎么玩?你说,砖头?还是铁棍?”林锐冷笑:“你选。”岳龙突然把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照顾谭敏和我的孩子。”“岳龙!”林锐脸色一变。“林锐,看见你赤手空拳进来,我明白了——你才是个汉子!”岳龙冷笑,“我居然用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做人质,哪怕是假的——斗了这么多年,我输给你了!”谭敏还没有反应过来,岳龙已经开枪。血洒了她一脸,谭敏高叫一声抱着岳龙倒在地上。林锐急忙跳过断墙,想扶起谭敏。谭敏尖叫着抱起岳龙的头捂着伤口,血和脑浆从她的指缝流出来。她尖叫着疯狂尖叫着,林锐要拉她起来:“谭敏,你赶紧出去!这里危险!”“啊——”谭敏扑向地上的手枪拿起来对准林锐哭着喊,“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逼他?为什么?!”“谭敏!”林锐高喊,“你把枪放下!我不会伤害你的!我是林锐啊!”“林锐——”谭敏尖叫着,“你杀了他!”“我没有!”林锐高喊,“我真的没有!”“岳龙!”谭敏高喊着把手枪对准自己的肚子,“我和孩子跟你一起走——”“不——”林锐高喊。砰!林锐睁大眼睛,看着谭敏往后倒去。奄奄一息的谭敏躺在岳龙身边,用最后一点力气抓住了岳龙的手:“你没输,我是你的……”林锐呆呆地看着岳龙和谭敏,伴随他走过青春岁月的两个最重要的伙伴:“谭敏,你为什么这么傻……你还有孩子啊……”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