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金融形势分析与展望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特别是2013年以来,随着美国经济和政策转向、欧日等经济在底部震荡,以及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的结构性问题持续积累等,全球经济进入相对收缩的低增长时代,全球经济和金融周期从同步走向分化、美元从宽松和疲软走向收缩和强势。随着美联储QE大幕落下,全球正在步入“后QE时代”,而这也标志着全球将迎来一个新的金融周期性转折点,不可避免地将要接受新的金融结构和金融周期的冲击,新旧风险交织不可不防。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连平

收缩;金融结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风险;美联储;亚投行;金融周期;全球经济;金融危机;经济分析

交通银行博士后 周兵

当今世界已经或正在发生许多重大变化。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特别是2013年以来,随着美国经济和政策转向、欧日等经济在底部震荡,以及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的结构性问题持续积累等,全球经济进入相对收缩的低增长时代,全球经济和金融周期从同步走向分化、美元从宽松和疲软走向收缩和强势,随着美联储QE大幕落下,全球正在步入“后QE时代”,而这也标志着全球将迎来一个新的金融周期性转折点,不可避免地将要接受新的金融结构和金融周期的冲击,新旧风险交织不可不防。此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份额改革、人民币国际化、亚投行成立也在倒逼国际货币和金融体系改革。

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全球经济步入了步履蹒跚的复苏过程。为了刺激经济回暖,全球主要国家均采取QE、财政政策等刺激手段。然而迄今为止,以发达国家为主的极度宽松货币政策效果似乎较为有限,全球经济增长依然乏力。不断累积的货币流动性与持续难改的弱势增长形成了当前全球经济的两个重要特征。全球经济的弱势增长使得中国经济增长的外部环境趋向复杂,而过剩流动性和发达国家货币政策的分化又对中国金融稳定产生负面效应。针对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和金融风险增大的复杂形势,中国应该有针对性地做好应对。

货币政策 风险 2015~2016 全球金融

流动性过剩酝酿新风险

张茉楠: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战略研究部副研究员

为应对金融危机带来的经济衰退,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先后采取了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在缓解了自身经济状况的同时也积蓄了大量的流动性。受经济失衡的诱导,过剩的流动性部分流到了新兴经济体,不仅给这些国家带来了输入型通货膨胀,推高了资产价格;同时使得本币相对升值不利于出口,而且还蕴藏了资本流动反转带来的系统性风险。

图片 1

通过三轮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美联储主动向市场注入约3.5万亿美元的流动性,一定程度上有利于美国经济复苏。同时,美国实行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产生了明显的“溢出效应”,为了对冲美国货币宽松给本国经济带来的压力,欧洲和日本相继采取了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

发达国家持续宽松的货币政策给全球市场注入了十分宽裕的流动性,加大了资本跨境流动的规模,促进了全球范围投资的复苏。随着美国经济的好转,美联储加息预期持续发酵,并于去年底开始加息,但在加息的时间、速度和力度等预期上存在不确定性,使得跨境资本配置趋向短期化。随着国际货币多元化程度的提高,跨币种配置空间增大,货币发行国经济形势的变化、外汇市场的波动都会引起资本配置规模和频率的变化。在全球流动性宽裕的背景下,国际利率和汇率不确定性和波动性上升将持续加大全球市场动荡。

在应对全球金融危机侵袭时,发达国家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给全球市场注入了巨量流动性。但各国实行宽松货币政策的一个主要依据是国内经济表现。随着时间的推移,各国经济表现出现分化。近年来,美国经济复苏态势总体相对较好,美联储在2014年开始退出QE,并于2015年底开始加息进程,而欧洲和日本仍然受制于疲软的经济与持续的通缩,目前仍在加码宽松的货币政策。

在金融全球化的背景下,发达国家的经济金融主导优势依旧明显。截至2015年,美国和日本的经济规模分别位居世界第一位和第三位,欧盟作为整体,经济总量与美国相当。在金融领域,发达经济体的优势更为明显,不仅享受着本国货币作为国际储备和结算币种带来的好处,主导了国际金融体现规则的制定,而且在很大程度上还控制着包括世界银行、IMF等在内全球主要金融机构。因此,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的分化甚至背道而驰会对全球其他国家尤其是新兴经济体产生较为强烈的负面“溢出效应”,如货币贬值压力,息差扩大带来的资本外逃以及本国货币政策独立性的挑战等。因此,对于美欧等在全球货币金融领域里具有重要影响的经济体来说,货币政策的协调对于稳定全球金融市场至关重要。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