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最新非法采矿司法解释看非法采矿造成的矿产资源破坏的价值如何确定

  现将《重庆市非法采矿、破坏性开采矿产资源鉴定暂行办法》印发给你们,请遵照执行。

基于非法开采矿产资源或者破坏性矿产资源的数量和价值对于定罪的重要性,从有效辩护的角度,笔者从《新非法采矿解释》对认定数量和价值方法的变化角度,结合最新案例进行了研究,提出了以下粗浅的认识。

  由于具体鉴定工作已有相应的行业规范和技术标准,因此《办法》对鉴定工作应遵循的规则只作了原则性规定。

(三)《新非法采矿解释》

  (六)现场踏勘实测数据、相关图件等;

第十三条:非法开采的矿产品价值,根据销赃数额认定;无销赃数额,销赃数额难以查证,或者根据销赃数额认定明显不合理的,根据矿产品价格和数量认定。矿产品价值难以确定的,依据下列机构出具的报告,结合其他证据作出认定:

  由于市国土资源行政主管部门缺乏进行技术鉴定工作所需的专业技术人员、设备仪器等条件,因此,宜委托具有相应资质的地勘单位进行具体的技术鉴定工作,这和国土资发[2003]213号文的有关精神是一致的,与《解释》并不冲突,同时也符合当前的实际情况。

首发于无讼   作者何西文

  第四条 司法机关需要对破坏性开采方法、矿产资源被破坏数额进行鉴定的,应当向市地质矿产行政主管部门提出书面委托。委托鉴定书应注明被鉴定对象的名称、住址、矿区范围、需要鉴定的事实理由及内容等,并附具已立案侦查或审查等的复印件。

(一)形式上看

  关于起草《重庆市非法采矿、破坏性开采矿产资源鉴定暂行办法》的说明

以上是对于采矿数量的认定方法,那么价值又应从哪些证据综合认定呢?(2015)并刑终字第559号徐某非法采矿罪刑事判决书中既提到认定的原因,又提到不应认定的原因。

发文单位:重庆市国土房管局

(二)实质上看

文  号:渝国土房管发[2004]364号

(一)2003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已废止)

  (五)鉴定过程,包括鉴定工作开展的具体时间、地点和工作方式、鉴定工作所依据的规范标准、方法等;

第一,不能认定的原因是中国冶金地质总局第三地质勘查院及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对晋源区价格认证中心鉴定意见的直接采用,而没有对价格认证中心鉴定流程、鉴定方法、鉴定结果的审核或评定。

  第八条 受委托的地质勘查单位出具的《鉴定结论书》,应载明以下事项:

(二)2005年国土资源部关于印发《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造成矿产资源破坏价值鉴定程序的规定》

各区县(自治县、市)国土房管局(国土资源局)、高新技术开发区分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北部新区分局,北部新区高新园分局、经开园分局:

浅见,望指正。

  第二条 本市行政区域内非法开采矿产资源或采取破坏性开采方法开采矿产资源涉嫌犯罪,需要对犯罪嫌疑人使用的破坏性开采方法和造成资源破坏的数额进行鉴定的,适用本暂行办法。

2016年《关于办理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新非法采矿解释》)于2016年11月28日公布,2016年12月1日起施行。主要内容包括四个方面:一是定罪量刑标准;二是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的规定;三是没收专门工具等、依法追缴或责令退赔违法所得及其收益的规定;四是非法开采的价值和数量认定方法。以上四方面的内容中,非法开采的数量和价值关乎着罪与非罪,因为非法采矿罪“情节严重”“情节特别严重”的认定标准之一是开采的矿产品价值或者造成矿产资源破坏的价值。比如非法采矿罪中“情节严重”的标准有一项是开采的矿产品价值或者造成矿产资源破坏的价值在十万元至三十万元以上的。同时,破坏性采矿罪的认定标准完全是靠矿产资源的价值。《新非法采矿解释》第六条明确规定:“造成矿产资源破坏的价值在五十万元至一百万元以上,造成国家规划矿区、对国民经济具有重要价值的矿区和国家规定实行保护性开采的特定矿种资源破坏的价值二十五万元至五十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四十三条第二款(破坏性采矿罪)规定的‘造成矿产资源严重破坏’。”

执行日期:2004-9-1

1、非法采矿的数量认定

  (二)负责鉴定工作成员的姓名、专业名称、技术职称;

第二,可以认定的原因是综合考虑相关证据后,作出重新鉴定的机构太原市价格认证中心出具的价格鉴定意见鉴定标的明确、鉴定依据及过程合法、客观。因此,鉴定流程、鉴定方法、鉴定结果对于采矿价值的认定是至关重要的证据。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等有关规定,司法鉴定应当由司法机关委托进行。各区县(自治县、市)国土资源管理部门在执法监察中,对非法采矿和破坏矿产资源涉嫌犯罪的,应及时移交司法机关,由司法机关向市国土资源行政主管部门委托鉴定。

同时,(2015)益法刑一终字第197号对再一次证明了以上观点(笔者对该判决书做一定的归纳):省国土厅的《矿产资源价值鉴定书》和某圣公司的《非法开采石煤破坏矿产资源价值评估报告书》无法证明采矿价值,首先,鉴定过程有违常理,2012年12月26日作出的矿产资源价值评估结论采纳的是次日才得出的煤样的数据。其次,鉴定程序违反法律规定。第一,书面委托的时间在鉴定机构开展测量、勘查工作的时间之后,且鉴定部门在接受委托的当天即出具了鉴定书。虽然侦查机关后来补充说明他们工作惯例是电话委托在先,委托日期予以改正。根据法律规定,电话委托不符合法律规定。再次,鉴定方法不符合专业要求。某圣公司鉴定时参照安化县杨某石煤场的石煤销售价作为某某溪矿的石煤的价格依据不足。鉴定书中只对“某某溪矿”的煤质进行了检验,在未取得杨某石煤的煤质数据的情况下对两者进行比较,不具备比较的条件。为此,鉴定意见虽经有关机关多次补正和补充说明,但在程序和实体上仍存在不能解决的瑕疵,鉴定意见缺乏科学性、严谨性,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第五条 市地质矿产行政主管部门收到委托申请后,可以委托经依法注册登记的具有地质勘查资质的单位进行具体的技术鉴定工作。其中直接负责鉴定工作的专业技术人员应为3人以上的单数。

(二)省级以上人民政府国土资源、水行政、海洋等主管部门出具的报告;

  (四)涉案矿区范围,矿区基本情况;

(一)价格认证机构出具报告;

  (一)被鉴定对象的名称、住址、法定代表人;

二、《新非法采矿解释》后对非法开采矿产资源数量和价值的应有判断方法

  第十条 地质勘查单位出具的《鉴定结论书》应当客观真实,不得徇私舞弊、弄虚作假。

第六条:对非法采矿、破坏性采矿造成矿产资源破坏的价值按照以下原则进行鉴定:非法采矿破坏的矿产资源价值,包括采出的矿产品价值和按照科学合理的开采方法应该采出但因矿床破坏已难以采出的矿产资源折算的价值。破坏性采矿造成矿产资源严重破坏的价值,指由于没有按照国土资源主管部门审查认可的矿产资源开发利用方案采矿,导致应该采出但因矿床破坏已难以采出的矿产资源折算的价值。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