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留在那片湖(十六)

泪,止不住地流下。就在此刻,我想我还是爱他的。

她说完立即挂断了电话。我马上拨打了小六的号码,听筒里却传来生硬的提示:您拔打的电话是空号……

要结婚,自然要见家长。升告诉我,他的母亲是个很传统的女人。每天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因为很少与人沟通,所以脾气古怪些,让我不要介意。

那天之后,我大病了一场,回老家休养了一个周。病好后我辞去了公职,没有去福建,而是留在了成都。我开始了自己从小的梦想——写作。刚开始写了许多篇心灵鸡汤和各种小故事,到处投稿却处处碰壁。

我哭着离开了升的家。

图片 1

在许多年前,升还是我的男友。那时候的我们相知相恋,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第六章  上天关了一扇窗(3、4)

那是个有着冷锐眼神的老人,她看我的时候,我甚至觉得被一阵阵阴风吹过。

难道小六就这样凭空消失了吗?

不,她投胎了。他默默说道。

我心里虽然这样想,却没有说出口。我只能压着心中的怒火说,没事,我可以等她。

分手似乎是注定的结果。可这些年来却再也没有一个男人能够闯进我的心里。当我已经对爱情这个东西失去信心,准备一个人生活下去的时候,他却再次出现了。

白驹过隙,离当年和小六初次相遇已经过去十年,忙碌让自己淡忘了曾经的十年之约。直到三天前,有个匿名读者给我留言说起了十年前的那个故事,问我会不会去泸沽湖赴约。我这才惊觉时光匆匆,一眨眼的功夫,十年之约就已经来了。

只要有我一天,你就别想把她娶进门。

“方义,我希望你考虑问题能够理智一点。”

尽管做了心理准备,可第一次看见升的母亲还是紧张得要命。

我这条路上唯一的空间已经被她霸占了,谁又能够挤得进来呢?

很显然,升的母亲不喜欢我。而我所接受的教育让我从小就了解到,不被父母祝福的婚姻注定是不幸的。

是的,小六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嫁给我吧,现在没有任何事情能够阻止我们在一起。

小六让我别着急,先等一段时间再说。

你的母亲,难道她已经去世了吗?我问。

首先要解决的是如何在一起的问题。小六说她还没有把我们的关系和家里摊牌,现在家里正在给她联系工作,短期内没有办法到成都。看来要在一起的话,只有我过去了。

我不情愿地伸出了手,她干枯冰凉的手指慢慢划过我细嫩的掌心:
这个女孩子福薄啊!和她在一起你以后也不会有大出息的。

怎么可能走不到一起?如果不过去才真得无法走到一起。

我从没想过,在这个偌大的城市里,还能再见到升。

我们开始谋划着共同的未来。

来,给我看看你的掌纹吧。她对我说道。也许是因为没有牙,所以她的发音显得有些奇怪。

泸沽湖

我不在乎,我爱她!升对他的母亲喊道。

我当然要赴约,哪怕见不到她我也会去。我立即推掉了所有的工作,开着车回到了泸沽湖,回到了星空小栈。

升的母亲只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他便不敢再出声。

然而,当月月底,就在我决定向单位辞职的头一天,我突然接到了一个福建打来的电话。

我想,反正自己对现在的工作也不满意,不如辞职到小六家乡福建去,重新再找个工作。我打电话把这个想法给老爸说了,他沉思了一会儿,说道: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