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雨伞(小小说)

记得那天上午,10时许,天色突然转阴。
  我开完会,要乘坐公交车回单位。一上车,一场特大的风雨就不期而遇。
  雨借风威,风助雨势,大街白蒙蒙一片。密密麻麻的雨滴,拼命地拍打着车窗玻璃,瞬间形成了一道水帘儿,哗哗地往下流泻。
  我从手袋里,掏出了一把备用的红雨伞,暗地庆幸自己有备无患。
  忽然间,坐在我前面的婶婶叹了一口气,望着身边的伯伯说:“快到站了,雨那么大,又没带雨伞,怎么办?”
  “可不,孙子快放学了,得赶快回去做饭。冒雨也得冲回去!”伯伯回答说。
  “冲回去?你贵庚了?要是淋雨得了感冒,让你的哮喘老症复发了,那可得了!”伯伯无言以对,只好怅然地望着窗外。
  他俩的这番对答,听进了我心里,我向他俩报以无奈的苦笑。
  我到站了。在车门打开的一霎那,我做出了一个决定。我轻轻地把雨伞往伯伯的怀里一放,旋即飞快地下车,迎着横风横雨,往人行道那边冲过去……
  这件芝麻小事,过去就过去了,那把红雨伞我已经忘记了。然而,几天后,在我下车的那个车站上,我看到了令我意外的一幕。
  那天中午,风和日丽。一对老夫妻站在站牌旁边,撑开一把红雨伞,好像特意地要向行人展示。他俩都双目四顾,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这把红雨伞,好眼熟的啊,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看见雨伞上贴着一张红纸,上面用黄颜料书写着两行字:寻觅赠伞人,感激雨中情!
  呵,这一切我都明白了!我躲在一旁,看着这一对可爱的老夫妻,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动。阿伯、阿婶呵,这把用旧了的红雨伞,算得了什么!为了这件小事,你们二位却如此这般地惦记着我。谢谢您俩了!你们心中有我,这对我来说,不是已经获得了莫大的回报么?
  我抹一抹潮湿了的眼睛,带着感恩的心情,向他俩悄悄招招手,就走开了。
  可是,此后一连几天,这对可敬的老夫妻,还在这车站上,在人们下班的时分里,撑着那把红雨伞,苦苦地寻觅着它的主人……
  我怎么办?该去相认吗?我犯难了。

   
刚才还在夏日午后骄阳下热哄哄地上车,左边右边思考该是坐到车厢的那一边就不会被透过玻璃的太阳灼烤,半道就猛然疙瘩一声,有微信传来远处下阵雨的图片
。当时赶快摸了摸包包里安放的雨伞,不由一阵小惬意和庆幸。远处近处的一抹一抹的绿,已经不入法眼。唯一关心四周的天空,哪远处的黑压压的云层正向近处铺开。不由分说,一段路之后,车窗开始有雨痕,路面有雨滴。刮风声,关窗户声,关车顶窗声,小站上下车开关门声,雨刷省声连着雨前的凉气袭来。只有满车人跟着车行进心是一起的,因为雨实在来得太猛了。尽管雨刷不停但是也靠识路掌握前进。好在正好也没有人到站下车,车能基本不停前行。不由紧紧用双臂交叉抱住双肩,缓解暴雨带来的紧张。然后没有方向感,然后雨逐渐小一点。然后有司机说哪个街有积水改道,然后怕等不上下一趟车赶快临时下车。然后再下车撑开拿着的救命符雨伞。这一系列中间不再关注风景。可是下车却活起来了,明净的街面行人道的积水,让我回到童年的玩水回忆。噗嗤噗嗤,凉鞋踩在浅水面哪种略过脚底的感觉,小雨滑过肩膀的感觉,行人匆匆雨中行进的一抹风景。你让我让比平时让路机灵一万倍的风景。忽然回头想想路上看见的玉米已经一个小孩个头高了,比早晨蔫的样子刚才都直愣愣威武起来了。不由心中暗念:雨季,正好。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