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塘】两只小白鼠(微小说)

在白鼠王国里,这么两只小白鼠,一只呢,特别特别的肥,一只呢,特别特别的瘦,它俩可是一对好朋友。虽然它俩走在一起极不协调,走到哪里都遭来其它白鼠们的指点和嘲讽,可它俩并没有因此而断绝彼此的友谊。
  其实,它俩有时也挺懊恼的。有一天,它俩实在是不想再在自己的王国里呆着了,它俩想到人间走走、看看。听说人间那可是超级精彩、超级繁华,它俩的决心已下,打算亲眼看一看这人间到底是啥样子。
  它俩爬过城墙、越过护城河,就来到了人间。人间果然名不虚传,高楼大厦、花园水池、高速路、立交桥……各种建筑看得它俩是眼花缭乱。它俩高兴极了,流连忘返于各个街头巷尾。它俩也不认识哪是哪,反正就是哪热闹往哪钻,钻来钻去也就迷了路,晕头转向也不知咋就来到了“爽歪歪整容院”。它俩正在商量朝哪个方向走的时候,忽然,一张大网从天而降,把它俩给罩了个结结实实的。它俩又是蹬又是咬,无奈网太结实,它俩白费力气,它俩心想完了。
网赌平台哪个信誉好,  就在它俩绝望的时候,就觉得“嗵”的一声,它俩好像被放到了一个什么台子上,它俩瞪大鼠眼一瞧,四周都是白色,再一瞧,一位身穿白衣的女子朝它俩走了过来,白衣女子手里拿着一支长长的塑料管子,那什么东西啊?上面还有一个小针。就在它俩琢磨的空当,白衣女子已经把针头扎进了它俩的体内,它俩顿时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两只小白鼠慢慢苏醒了过来。当它俩彼此看见对方的一刹那,惊呆了,瘦的不再是那么的瘦了,肥的也不再是那么的肥了,两只小白鼠好像明白了在它俩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就这件事简直就改变了它俩的一生。
  白衣女子走到门口,把门一开,一指门外,它俩立刻明白了什么意思,一窜一跳地离开了“爽歪歪整容院”。两只小白鼠没想到这人间一游竟然使自己脱胎换骨了!
  两只小白鼠打算回自己的王国去了,它俩得让同伴们看看,听听它俩的传奇经历。当两只小白鼠出现在白鼠国街头的那一刻时,整个白鼠王国都沸腾了。大家都问它俩是怎么回事,它俩摇头晃脑地把它俩的经历大肆渲染了一番。此事自然惊动了白鼠国国王,国王召见了两只小白鼠。
  当两只小白鼠落落大方地来到鼠王跟前时,鼠王也对它是俩刮目相看。两位白鼠公主在门帘后已经被两只小白鼠的优雅体态和美妙身姿深深吸引住了。
  鼠王问两只小白鼠可有亲事?两只小白鼠都说没有,随后鼠王把两位公主叫了出来,四只白鼠已经明白了什么意思。两位白鼠公主羞羞答答地各自跳到了自己看上的小白鼠跟前。
  国王随后选了好日子,在鼠国为俩对白鼠举办了盛大的结婚庆典仪式。
  这事一经宣扬,所有的白鼠都想去人间走一遭,都想回国后混个一官半职的。这下,人间这下可惨了,遭了鼠灾了,政府不得不动用直升飞机往下洒灭鼠药。
  就这样,人类和鼠类世世代代结下了不解之仇!

我是一位小公主,特别普通的那种,跟所有的小公主一样,住在普通的城堡,有着普通的金色头发和白皙皮肤,跟所有小公主一样有一个普通的后妈,她也有普通的魔镜,魔镜也会给她出一些普通的馊主意。比如叫猎人把我带到森林里杀掉之类的普通主意。当然啦,普通的我自然也不会这么离奇的死,当然是要被放到普通的森林里又普通的活下来了。哎,说了这么多,我只想感叹。我呀~太普通了。简直就是一个丢在公主堆里用放大镜也找不出来的普通公主而已嘛!

对,就是这样普通的小公主

当然,作为一个普通公主还是每天要忙着舞会和穿衣打扮的,没多少时间感叹,之所以我能在这里说这么多,是因为:我那个普通的后妈今天又听了魔镜的馊主意,把我关在地牢了。。。接下来,又是要我普普通通的逃掉然后忽然出现在她面前吓她一跳了吧。想想就觉得无聊,该死的镜子总出馊主意。看来,又是普通的一天,大家都知道,普通的王宫地牢下一定有个出口,出口就在。。。嗯!此时,诶嘿嘿,我已经打开出口的小门嘞。

“快,快跑!没时间了!”忽然,
一个小小的身影从我身边擦过,向我身后跑去。雪白的绒毛,穿着端庄华贵的王室礼服,一只小手扶着腰上的大佩剑,另一只则握着大怀表,玻璃外壳即使在这个阴暗的地牢里也闪着光。这是。。。一只。。。。公爵兔子?!我定了定神,如果是的话,我必须跟着他去兔子洞,这是每一位普通公主都知道的常识。我放开地牢出口的小门,追着他跑去。一边跑一边还要喊“兔子先生,等等我”我都关在这儿几个小时了,口干舌燥,本来不想喊的。可是,这又是必须要做的,谁让我只是个普通的公主呢?“啊啊啊!”这次是真的从心底想喊出来了,可真深啊,看来我果然是顺着普通的兔子洞掉入普通的地下王国了。

“停下,兔子先生,我命令你停下。”我快追上它了,虽然刚掉下来摔了一跤,但,作为一位普通的公主一般还是能喊停它的。“干什么?我急着赶路呢!”瞧吧,它果然停下来了。欸?!不对,这是。。。“还有啊,我不是兔子,我可是一位白鼠王子。”欸?!老鼠?我惊得跳起来,随后又马上为自己的失礼道歉,一位普通的小公主是不能这么跳起来的,我抚了抚缎面的小裙子,仔细看了看,不错,是一只非常干净漂亮的。。。呃。。。小老鼠!洁白的毛,一边三根白色胡须闪闪亮,整齐的礼服和精致的花边,虽说是老鼠,可是绝对不是我们普通公主会怕的那种普通老鼠。“你好,老鼠先生。我是上面城堡的小公主。”我行了个屈膝礼。因为我实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一个普通的公主是不会跟着一只老鼠来到地下世界的。

“你好,咦?你。。。你就是公主?!你怎么会来这?这可怎么办?”

“是公主呀,你怎么啦?我继母把我关在地牢了。嗯,我想我该回去了。你知道回去的路吗?”我一边打量这只惶恐的白鼠王子,一边小心翼翼的解释,故意略过我是因为误会才追它下来的小失误。

“不,你得快走。别让他们发现了,父王会杀了你或者。。。或者。。。。哦!那太可怕了。”白鼠王子显然没听见我的问话。

“除了杀我还有什么事能太可怕了呀?你父王怎么也要杀我啊?”作为普通的公主,我们从出生起就会听到各种女巫的死亡预言,而且像我这么普通的一位公主,更是要每天睡前吃上个有毒的苹果,然后吐出来再给继母一个惊吓。对于死亡威胁我都习惯了。

“我迟到了,我的未婚妻还在等着我。。。”老鼠王子脸上雪白的绒毛下出现两片红润,还有我们公主害羞时才会做出的表情,真可爱,一点儿都不像普通的老鼠。“可。。。可是,如果父王发现你是个公主,父王一定会逼我娶公主的,可是,我只爱我的未婚妻。。。”王子接着说道。

“啊!我也不要嫁给一只老鼠啊!”虽然它很可爱,但在我心里依然是一只可爱的老鼠,不是真正的王子,我绝对不能嫁给他。

“你,说的是真的?没说谎?”白鼠王子满怀期待的说。

“公主从不说谎的!当然不会嫁给你了!”我自豪极了,因为我真的从来都不说谎话。

“快跑,快跑吧。穿过前面的花园离王宫越远越好。别让父王知道,他是最有智慧的鼠王了。”

作为普通的公主,我知道地下世界也同样有国王,可是从来没有见过,听说是一位有六个头的鼠王,喜欢杏仁糖,最怕的是胡桃夹子。听起来怪可怕的,而且我随身带的只有一粒豌豆,哪个普通的公主会随身带胡桃夹子啊~可不要被鼠王抓,我只想快点回去。“可。。。我住在地上世界的城堡,我得回去啊。我怎么才能回去?请问。”

“先逃开啦~快,她们已经发现你了!”说着,白鼠王子迅速抽出它的长剑,剑锋凛然一抖,带动的微风拂过白色的绒毛,好帅!超可爱,我发出了普通公主看到可爱的娃娃才会有的尖叫声。

瞬间,白鼠王子的剑又收回去了“母。。。母后!”原来带队的帅气大将军竟然是一只母老鼠,还是王后,她也穿着华贵的制服,和王子一样柔顺的白毛,明亮的大眼睛,看起来很干练。她用剑指着我“卫兵,王城内有人入侵,带走!”

“母后,她。。。她是我的朋友,她这就回家了,母后。。。”白鼠王子试图解释

“不许撒谎,你知道你父亲是智慧的鼠王,发生在地下世界的事没有他不知道的。把公主带走!”

咦?既然知道我是公主还这么凶,看来这个地下世界的王宫也有一个普通的王后吧“你也有这样一个凶恶的继母啊”我同情的对白鼠王子说。

“才不是呢,她是我亲生母亲,也是大将军。。。可她。。。她从来不考虑我的感受,我的未婚妻在等我。。。”白鼠王子声音越来越小。

就这样,我一路被卫兵押着到了宫殿。旁边还跟着垂头丧气的王子。王子似乎很不愿意去见国王,其实我也很怕那个有六个头的鼠王。可是一个普通的公主要一直温和微笑的,所以我壮壮胆子,握了握口袋里的豌豆,假装那是一个胡桃夹子,做好准备去见鼠王了。

“我父王是最英明的国王”白鼠王子似乎也看出我的紧张,提前跟我说明了情况。“他有六个头帮助他审理一切案件,他是最公平伟大的王,他甚至能洞察人心。”

我父王才是最伟大的呢,我心里紧张,懒得和他争辩。继续保持微笑。

“我父王希望我能娶到真正的公主,可是我有喜欢的女孩子,她答应做我的未婚妻。。。我父王是英明的,你也答应不会嫁给我,拜托你请一定要和父王说明。”

“嗯!没问题的。”对于六个头的鼠王,虽然白鼠王子说的不像传闻一样可怕,可我心里还是害怕,紧张得只能说出这几个字来。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