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松传奇人生访谈录之五

fontSizeSmall BSHARE_POP”>

非法强拆该如何维权?可获得哪些赔偿?附强拆、私吞补贴举报电话!
近日,中央纪委、监察部发出通知,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按照十七届中央纪委第六次全会部署,切实加强对征地拆迁政策规定执行情况的监督检查,坚决制止和纠正违法违规强制征地拆迁行为,维护人民群众切身利益,那非法强拆该如何维权?可获得哪些赔偿?
一、什么是非法拆迁?
非法拆迁,即拆迁人在无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将被拆迁人的房屋拆迁,非法拆迁一般都是强制并带有黑社会性质,也有三更半夜偷偷摸摸的将别人的房产非法拆除。
非法强拆是不是犯罪,怎么制裁
对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违规动用警力参与征地拆迁的,因工作不力、简单粗暴、失职渎职引发恶性事件和群体性事件的,对违法违规征地拆迁行为不制止、隐瞒不报、压案不查的,要严肃追究有关领导人员的责任。涉嫌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对征地拆迁中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要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姑息。
非法强拆不仅造成了被征收人财物的毁损,也给党和政府执政为民的形象严重抹黑,有些在地区甚至全国都造成了恶劣影响。由此可见非法执行强拆者应以故意毁坏财物罪追究刑事责任,非法强拆的组织者应承担主要责任,其中公务人员同时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的应按其触犯的刑律追究刑事责任。
二、非法强拆如何维权?
1、在面临非法侵害威胁时,正式书面向当地公安机关提出保护请求,并保留送达回执。
2、在遭受侵害时立即报警求助。
3、在被侵害之后要求立案侦查,追究侵权人的刑事责任。
4、在适当时机向法院提出行政不作为的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
5、诉讼不是目的是手段,通过诉讼的方式推动纠纷的解决,取得合理的补偿。
三、被拆迁人遭遇非法强拆后可以获得哪些赔偿? 1、房屋价值的损失。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五条、《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评估办法》第九条均规定,房屋征收部门应当在评估前对被征收房屋进行调查,这也肯定了应当以房屋实际面积为准进行补偿。
2、被埋物品及房屋装修的损失。
《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八条第三款规定,在行政赔偿、补偿案件中,原告应当对行政行为造成的损害提供证据。因被告的原因导致原告无法举证的,由被告承担举证责任。如果被征收人未对屋内的物品进行清点登记造册,就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3、搬迁、临时安置补偿等损失。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七条规定,征收房屋的补偿除房屋价值外,还包括搬迁、临时安置、对被征收人的补助和奖励等。上述费用都属于强拆造成的直接损失,被拆迁人可以向拆迁方主张赔偿上述费用。
为了保护被拆迁人员的权益中纪委集中公布各地纪委举报电话与联系地址如下:
纪检监察机关信访举报受理范围:
1.对党组织、党员和行政监察对象违反党纪政纪行为的检举、控告;
2.依法应由纪检监察机关受理的党组织、党员和行政监察对象不服党纪政纪处分和其他处理的申诉;
3.对党风廉政建设和纪检监察工作的意见、建议。

访谈时间:2018年 12月 26 日

访谈方式:当面采访

访谈人:记者 杨涛

被访谈人:罗永松

前言:2010年5月15日,国务院出台了《禁止非法强拆紧急通知》,针对一些地方非法强拆的问题指出:程序不到位、补偿不到位等情况下一律不得实施强制拆迁。中纪委8号要求各地监察机关,加大查办违法违规强制征地拆迁的案件,对于强制征地拆迁行为不制止,隐瞒不报,压案不查的,要严肃追究有关领导人员的责任。涉嫌犯罪的,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对征地拆迁中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要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姑息。然而在今天的海南省海口市,非法强拆、非法剥夺公民合法财产的悲剧依然一幕幕还在上演……

图片 1

被访谈人简介:

罗永松,籍贯湖南涟源人,46岁。1992年二十岁的罗永松离开家乡独自到海南打拼,做过保安、业务经理,派出所户籍员等工作。一次偶然的机会,罗永松通过开办海口市第一家搬家公司,开始走上创业之路。几年前罗永松创立海口五岳腾飞连锁超市公司,随着品牌的成功和经营业务的不断扩大,在海口全市开设了12家黑猪连锁店,并将连锁店跨省开到了广州。2016年,海口当地个别非法官商为了谋取私利,官商勾结利用各种对其进行打压,致使几千万元资产被非法侵占剥夺,倔强的罗永松从此拿起法律武器走上维权之路,被海口当地人民誉为“民间反腐斗士”。

图片 2

访谈内容:

问:您好罗总。我看了海口电视台专门描写您创业经历的书《闯海人》,我个人最大的感悟是,机会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这句话在您身上体现得特别完美。

答:不要叫我罗总,叫我名字就好了。名利只是过眼云烟,我觉得现在过得非常充实,我个人反腐不仅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更为了实现国家法律的公平公正。人活着就要努力,自己赚钱只是一方面,为了公众的利益勇于和不法官商做斗争,肯定是更有意义的。

问:我在外界听说过很多有关您的传言,有的说被官商勾结非法构陷,有的说因为非法建筑被拆迁到处上访,这个过程您能亲口描述一下吗?

答:事情的经过一点儿也不复杂。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将如此简单的事实故意复杂化,就是为了歪曲社会舆论。

2015年海南大川地产公司的投资公司董事长云霞找到我,想要买我的酒店,我当时开价3500万,双方没有谈妥。后来她找来了当地的一位副区长跟我谈判,让我考虑把价格压到1000多万……

问:对不起……我打断一下,您是说当地的副区长亲自替房地产商谈判压低价格?

答:对。事实上当时我也非常不理解,买卖是商人双方的事情,况且我开的价格是按照当时行情来的,所以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提出的条件。但没想到麻烦也就跟着来了,多个部门一起来查我经营的门店和出租出去的铺面,而且发布了土地征收的公告。所有店面的生意都没法做了,我是个生意人,这种情况下只能低头,主动要求以超低的1300万进行征收。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