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若一朝情冷(小说)

“颜姐,那个叫依依的丫头把309的客人得罪了。”
  “我去看看。”夏颜敲响了309的门,从容走进去。
  依依低头收拾地上的玻璃碎片,几个穿得人模狗样的男人坐在沙发上骂:“怎么办事的?”
  夏颜习惯的微笑着:“这个丫头刚来,得罪各位了,我是她们的领班……”
  “夏颜?”坐在沙发边上抽烟的男人突然起身,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夏颜面前。
  回忆袭来,夏颜的身子抖了一下,又故作镇定地说:“依依你先出去吧,这里交给我。”
  “颜颜,你居然在这种地方陪笑?这就是你说的工作?你就是这样糟蹋自己的?”
  “路总,你弄疼我了!”
  路文哲甩门离开,其余两位也跟着出去。
  “常来啊!”没有人看到夏颜眼中欲出的泪水。
  夏颜本来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父亲有庞大的企业。她从小就接受最好的教育,相貌成绩都好的让人嫉妒。她理应有个不错的未来,但是她认识了路文哲,所以一切都改变了。
  路文哲是高二的时候转到夏颜班上的,一个特别聪明却又特别混蛋的痞子,刚来半年就和班里不少女同学暧昧。夏颜本来是讨厌他的。
  “颜颜,我和路文哲在交往,以后就不和你一起吃饭了。”好友苏艺兴奋地说。
  “什么?”苏艺是夏颜最好的朋友,怎么放心让她和路文哲在一起。
  “可是我很爱他。颜颜你不会嫉妒我的幸福是吧!”
  夏颜无奈地摇头离开。爱情中的女人都是傻瓜。
  一日,午后的公园里,夏颜看到路文哲在照顾一只受伤的猫。她突然觉得自己可能错了,路文哲也是善良的。
  当苏艺哭着说自己被抛弃后,夏颜并不意外,她说:“小艺,你怎么那么傻?”其实后来她更傻。
  以后的日子里,夏颜不只一次的看到路文哲在操场的角落里抽烟。她说:“路文哲,我能从你的眼睛里看到哀伤。你没有那么坏对不对?”然后他们就熟悉了。高三一年他们以朋友的名字相处。路文哲还是频繁换女友,她却越来越心痛。爱上他,在不知不觉中。
  同学录上,路文哲这样写着:夏颜你是一个那么完美的女孩,所以我不敢再靠近。
  填报志愿时颜颜选择了一所特别普通的本二,她超过分数线整整180分。因为那里有路文哲。为此她第一次挨了父亲的巴掌,但是无怨无悔。
  大学四年,他们依然是朋友。路文哲依然频繁换女友,但是她爱他。他说:“颜颜,你是我很在乎的人,但是原谅我不能回馈你同等的爱。”
  毕业那年,路文哲班里许多同学选择了去日本深造,因为经济原因他只能放弃。夏颜多次提出费用她可以汇给他。但是路文哲说:“夏颜我最讨厌你大小姐的优越感,你有那么好的家庭条件是你父亲奋斗的,你有什么资格支配?”
  夏颜只是默默流泪。
  “文哲,我找到工作了,不用我爸爸,我一样可以让你去日本。等你回来加倍还我……”假期里路文哲收到了这样一封信和一张银行卡,踏上了日本的航班。
  夏颜和父母大吵一架后负气出门。只有那张文凭,没有一点工作经验的她处处碰壁。这样她怎么支付路文哲在日本的生活费。她不愿意再当优越的大小姐,她要用自己的能力去为她自己的选择付出。她有一张漂亮的脸。所以走进了“明珠”。23岁大学毕业,在灯红酒绿里穿梭了3年,前两年她定期把足够的钱汇给路文哲。路文哲回国后在一家贸易公司做经理。而她选择了再不联系,因为她已经不完美,她配不上他。只是,她不知道还会有这次不巧的邂逅。
  这三年来,她没有尊严的卖笑。因为爱他,她从一个养尊处优的公主变成了一个风尘女子。为了爱他,她甚至可以出灵魂,而他……
  夏颜的合租伙伴就是那柳依依,来“明珠”半年,大学毕业后被骗到这个陌生城市的夜总会,然后相识,夏颜特别照顾这个妹妹。出于一种亲切感吧。夏颜说:“依依,我要保护你。”在夏颜的帮助下,柳依依没有堕落,只做了服务员。要不是她在309失手打碎了杯子,夏颜可能再遇不到路文哲。
  其实路文哲的再次出现夏颜是有心理准备的,但是没想到是这个时间。
  已经是凌晨两点了,依依扶着喝得烂醉的夏颜走出“明珠”,被车灯晃了下就看到路文哲从车上走出来:“我是她的朋友,我送你们回去。”
  “可是颜姐说她没有朋友。”依依怀疑地问。
  “你不记得我了?那天309?路文哲!”
  “哦,我知道你,颜姐很多次喝多了就是喊你的名字的?”然后放心地扶夏颜上车。
  一路的沉默,到楼下时,路文哲突然开口:“她干这行多久了?”
  “有三年多吧,我们认识半年,从来没有见颜姐回过家,也没有朋友,她内心是特别孤独的。”依依开始替夏颜难过。
  路文哲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柳依依:“她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夏颜迷迷糊糊的被扶上楼。
  路文哲反反复复回忆柳依依的话。三年了,那意味着什么?自己在日本富裕的生活是怎么来的?而他有什么资格鄙视她的职业?她这样糟蹋自己为了什么?可是,现在又能改变什么?
  自古痴情女子负心汉,路文哲如何都接受不了现在的夏颜。对她有内疚,有遗憾,有感动,但就是不能爱。夏颜依然漂亮,可笑容却那么不真实。
  一个夏日的午后,路文哲再次找到了夏颜。约在一个偏僻的咖啡厅。他将一张银行卡放在夏颜面前,“颜颜,对不起,我能补偿你的只有这些。希望你离开“明珠”,那里不适合你……”
  夏颜冷笑着打断了他的话:“我很喜欢我现在的工作,在那里笑贫不笑娼,也没有人说我有大小姐的优越感,如果你瞧不起这样的我,可以装做不认识。”接着起身拿起那张卡,“现在,你不欠我的了,也不用自责,我很忙,恕不奉陪。”转身离开,她泪如雨下。
  路文哲看着她的背影叹惜:“她变了。”
  夏颜是变了,她独立了,从一个事事需要别人照顾的大小姐变得会照顾别人了,从一个单纯的女孩走到夜总会的小姐领班。但是从高三到现在8年了,她唯一不变的就是对路文哲执着的爱,无悔的付出。
  其实夏颜又何尝喜欢这样的自己?每天画浓妆,出入“明珠”的包房。自己都觉得恶心。多少次她想逃离这样的生活,可她已经没有家了,也没有一个企业会聘用一个从夜总会出来的女人。
  “臭婊子,都来这里了,还装什么清纯?”依依被一个恼羞成怒的客人推倒在地。在“明珠”一个服务员想洁身自好是件特别困难的事。还好她有夏颜。
  “对不起,她不懂事,您看我陪您可以吗?”夏颜微笑着走来。那个男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就搂着她走进了包房……
  夏颜再也不忍心冒险把依依留在这种地方了。“依依,下个月,你就离开这里。”
  “可是,颜姐,我走了,你呢?”
  “明珠不能没有我,没有人会把我怎么样。除了几个特别好的姐妹,别人不知道我们住一起,我会装作不知道。”
  “颜姐,我们一起走吧。回我的家乡,没有人知道你的过去。”
  “我要守着文哲。”
  夏颜的坚定让柳依依无话可说。但是她看到了希望,下个月,也就是还有七天,就可以离开这里了。这一晚她笑着入睡。但人生却永远料不到下一步会发生什么。
  “忍住不哭,我要忍住不哭……”一大早,夏颜就被刺耳的手机铃声吵醒了。
  “喂,您好。”
  “颜颜,我是文哲,你什么时候有空?有些事我想和你当面谈谈。”夏颜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钟,刚刚六点一刻。
  “八点吧,还是上次的咖啡厅。”
  “不见不散。”
  放下电话,夏颜有些欣喜,换了好几套衣服,还画了个淡妆。
  “是文哲哥约你吧!”
  “我还没说你呢,他怎么有我手机号的?”
  “呵呵,颜姐,你不会怪我对吧!”
  “好了,依依,不跟你闹了,一会自己走,跟经理说我中午前一定回去。”
  “哦。”
  夏颜带着满心的希望出了门。
  路文哲比夏颜早到一会,身边有一个女孩,没有夏颜的气质,却显得单纯可爱。
  “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最珍惜的朋友夏颜,这是乔梦佳。”
  “你好。”对方友好的伸手。
  夏颜迟疑了一下,还是伸出手,回应了一个微笑。
  接着,那女孩从包里拿出一张红色请柬,“下月初六是我们的婚礼,我和文哲都希望你参加。”
  上面的字有些刺眼,夏颜明显已经不镇定了。路文哲有些担心。这时候乔梦佳的手机响了,是短信。她看看手机,不好意思地说:“我有点事,先走了,你们聊!”
  “路上小心。”路文哲细心叮嘱。
  夏颜心如刀割。
  接下来的气氛有些尴尬,夏颜的泪水大颗大颗的往下掉。路文哲手足无措。
  “颜颜,你不要这样,你真的是个好女孩,只是……”
  “只是我很脏对不对?我很好,你为什么不要我?”
  “时间和距离改变了很多,现在的你让我不知该如何面对……”
  “然后呢?”
  “后来,我的事业蒸蒸日上,就越来越不能说服自己接受你。再后来我认识了梦佳,她很像当年的你,高傲,自信。对人生充满了希望。”
  “路文哲,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的朋友,我的家人,这些年我离自己最初的梦想越来越远,我知道自己已经配不上你了,可你如果还有一点良心的话,就不应该跟我炫耀你们的幸福。”
  “对不起,颜颜。”
  “我不是要一句对不起的。”
  路文哲沉默。夏颜突然感觉眼前这个男人那么陌生,可是事到如今别无选择。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失望起身,把那张请柬撕得粉碎,扔到路文哲身上。然后,托着沉重的步子夏颜回到“明珠”。
  “颜姐,你怎么才回来,依依出事了,她被上次的客人拉进了207。”
  “什么,依依现在在哪里?”现在依依是她唯一的亲人。
  “她回去了……”
  还没有听完,夏颜就往她们的住处赶去。
  卧室的门虚掩着,夏颜推门进去,柳依依静静的在床上躺着,地上是一个打开了的药瓶,窗头柜上放着一个白色信封。夏颜用发抖的手打开:
  “颜姐,谢谢你这一年来的照顾。你让我看到了人性的善良,可是我等不到下个月了,我受不了这样的侮辱,所以先离开了。对不起,如果还有下辈子,我要做你的亲妹妹。我要你幸福。柳依依绝笔。”
  夏颜坐在地上失声痛哭。她恨死了自己,今天为什么不在依依身边。还有一周啊,她连依依回家的车票都买好了。早上出门的时候她们还嘻笑,一个上午怎么会这样?
  柳依依走后,夏颜以依依的名义,给她家里汇了不少的一笔钱。夏颜清醒了许多。她还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即使路文哲不要自己了,她也要好好活着。因为依依要她幸福。
  路文哲的婚礼的前一天。夏颜比平时起的早了一些,逛了一整天街,给自己买了一套休闲装,把头发染成了黑色,并且拉直。她把自己打扮成大学时候的样子,她要参加他的婚礼。
  婚礼上夏颜站在很不引人注意的一角,看着她们牵手走过地毯。
  “夏颜?”突然有人拍了她的肩膀。
  “苏艺?”高中毕业后,这是她们第一次见面。夏颜再也掩饰不住内心的柔弱,趴在好友身上落下了憋了好久的泪水。
  听着夏颜这些年的遭遇,苏艺既心疼又生气。“颜颜,我爱过路文哲,可是现在我结婚了,我一样很幸福,你也可以的,听我的回家吧。一切都会过去的。”
  夏颜疑惑的点着头。家人真的会原谅她吗?
  以后的一个月,夏颜给自己请了个长假。或许她真的需要一段时间调整心态了。这些天发生了太多的事儿。她真的一无所有了。苏艺会不定时的打电话给她。多数情况都是让她回家。父亲一定可以安排她有个不错的未来。
  27岁的生日。夏颜只拎了一个不大的包,敲响了家里的门。四年了,她无数次梦到地方。夏颜回来了。一切结束了。
  红颜薄命。一个那么完美的女孩儿,为了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燃尽了所有青春岁月。
  
  心灵独白:
  莎士比亚在他的名著《哈姆雷特》中曾写到:“爱像一盏油灯,灯芯烧枯以后,它的火焰也会由微弱而至消失。”所以伤的最深的就是最真的感情。夏颜付出了整个青春年华,也不曾追逐到她应得的幸福。这就是命运。或许就像很多人说的那样,爱情就是乘法,其中有一项为零,结果就永远为零。

第十三篇:祝福·他们的爱情来自童话

负气离开蔺家后,蔺颜去了丹麦。在哥本哈根玩了几天,心情似乎平静下来了,逐渐忘记了蔺家带给她的不快乐。

此时国内,慕尹翊的新专辑《爱你无期》发表,并且宣布了与黎苡薰的婚事。无论是娱乐圈还是设计界都轰动一时,上了好几天的头条。各大媒体都试图挖掘出他们的婚期,但慕大天王把保密工作做得很好,直到婚礼的前三天才回应婚礼的地点。

远在哥本哈根的蔺颜婚礼前几天接到了黎苡薰的电话。

“颜颜,你说好要做我的伴娘的,不能食言哦!”电话的另一端她听到黎苡薰幸福的声音,很是羡慕。黎苡薰还在叽叽喳喳地说着,“听说你在国外,还有几天我就是新娘子了,别忘了我的红包,哈哈…”

在她们三个闺蜜中,黎苡薰是最幸福的:她和慕尹翊是一见钟情,交往时没有做任何保密措施,光明正大的,所以没有什么舆论和压力,反而得到了很多人的祝福。更令蔺颜羡慕的是黎苡薰能穿着她自己设计的婚纱嫁给深爱她、她深爱的男子。

蔺颜静静地听着,手指却在桌上画着圆圆圈圈,她望向阳台外面的景色,眼前不觉间一片朦胧,眼角竟落下一滴泪。清凉的风轻轻拂过,好像有个人抚摸着她的脸,安慰她。

“我没忘。”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微笑,“黎大小姐的事我怎么敢忘。”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有些哽咽,故作无事想让黎苡薰不要多想。

可另一头的黎苡薰还是察觉到不对劲,小心地问她,“颜颜,你…怎么了?”

她擦干眼泪,强颜欢笑,“没事,就是看你那么幸福有些激动。”这是真话,可是她想起了在蔺家发生的事还有洛皓辰对她冷漠的态度,突然听到有人关心她,心里很温暖,擦干的流泪居然止不住了。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