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岸·走过】幸福的憨人(小说)

图片 1

  深夜,小区里万家灯火已经熄灭,劳作了一天的人们渐渐进入了梦乡。月亮高高悬在缀满星星的夜空,它把那皎洁的、温柔的银辉洒向人间,小区在月光的氤氲下,安谧恬静。
  突然,一阵男人的哭喊声把熟睡的人们给惊醒了。人们心头悚然一震:“是谁?深更半夜发生了什么事?哭的这么悲恸?”
  人们纷纷走出家门,看到小区一栋楼前围满了人,紧接着,120救护车响着笛声来了,楼前一阵慌乱,不一会有几个人抬着一副担架出来了,担架后,还跟着一位哭啼啼的男人,人们一看,是二憨。二憨悲伤的脸上还挂着泪花,他跟在担架后手脚无措。担架被抬上了救护车,一对夫妻紧跟着上了车,二憨手扒着车门也要上,车上的男子对他吼道:“你去干啥?也帮不上忙,在家里看门!”说话的是二憨的哥哥。
  二憨哀求着:“哥哥……我也……想去,让我……陪陪……爹爹吧!”他边哭,边抬起脚要上车。
  “好兄弟,听话啊,你在家里看门吧,有我和你哥在,你就放心好了!”嫂子海霞用好话哄着二憨。
  救护车拉着父亲走了。二憨泪眼汪汪地望着车走远,他用双手抱起头,蹲在地上,呜呜咽咽地直哭。
  人们望着二憨,一片唏嘘声,他父亲要是真的有个三长两短,留下二憨该怎么办?
  众人的担心不幸言中。二憨的父亲被救护车拉走后,再也没能回来。埋葬完父亲,院子里总是看到二憨踽踽独行的身影,他那迷茫无助的眼神中透露着极度悲哀。
  
  二
  二憨一辈子没结过婚。没结婚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二憨太憨了。看身材,二憨也是人高马大,身材魁梧;可他性格内向自闭,呆板木讷,不善于和人交流。尤其是他那张嘴,厚厚的下嘴唇耷拉着,说话嘴中流着哈喇子,结结巴巴,含糊不清,言语迟钝,缺乏正常人的活泼和机智;但二憨不傻,他有正常人的思维,称他傻子有点亵渎他,称他为憨子倒挺合适。因他在家中排行老二,所以小区人都叫他“二憨”。
  二憨年轻的时候是个装卸工,靠着一身的傻力气,装车卸车,熬成了工人。由于属于特殊的行业,早早退休在家。退休后也有退休金,但比一般正常退休的要少拿许多钱。就这,也是二憨引以为自豪的。
  爹爹在的时候,工资卡爹爹拿着,他吃喝不愁。爹爹的平房在拆迁的时候,可以分到两套小房子,可那时哥哥正准备结婚,没过门的嫂子坚持要一套大房子。眼看着媳妇娶不进家门,哥哥愁眉不展找爹爹商量。爹爹心一横:“大房子就大房子吧,给我和你兄弟留一间就行了。”
  可爹爹想得美。嫂子海霞进了家,家里都成了她的天下。海霞有点洁癖症,对公爹和小叔子挑毛拣刺,嫌二憨邋遢,嫌他吃饭流哈喇子,不跟他在一个餐桌吃饭,横竖看着爷俩不顺眼。没到半年,海霞哭哭啼啼地对丈夫说,如果二憨在家,她就离家出走。无奈,哥哥又苦着脸对爹爹说:“爹,您和兄弟出去租房子住行吗?我给您掏房租。”
  爹爹叹了口气:“唉,出去也好,我们也自由了!省着整天看你们的脸色。”
  二憨就这样跟着爹爹租住了小区的一间小房子。房子是老式房子,只有四十来平米,逼仄、狭窄。房子虽小,租金却不菲,哥哥在给了爹爹两个月租金后,爹爹就不再要他的钱了。爹爹是个宽宏大量的人,他和二憨都有退休金,手里这点钱交了房租,够吃喝就行了,自己没几年活头了,自己走了,二憨不是还得靠着他哥哥嫂子生活?只要他们将来对二憨好,自己受苦受累,也心甘情愿。
  小房子比起哥哥的大房子有天壤之别,可二憨很开心。他再也不用看嫂子的脸色了,在自己的家中随便自己折腾,爹爹不会吵他。爹爹在院子里是有名的好脾气,慈爱的如同娘一样。二憨记不得娘的模样了,可在他眼里,爹爹就是娘,二憨的快乐和幸福就是他的快乐和幸福。
  爹爹做好饭会招呼他吃饭,他端着碗发出“啧啧”啜粥声,爹爹不会像嫂子那样用眼白楞他;他流着哈喇子也不嫌弃他,而是用慈爱的目光望着他笑;这种目光让二憨倍感亲切和温暖,饭吃得更带劲了。二憨想吃鸡腿了,爹爹买来一只鸡腿,给他配着土豆块烧在一起,红艳艳的鸡块和金色的土豆块,让二憨垂涎三尺,吃得津津有味,满头大汗。一抬头,爹爹正温柔地看着他,二憨这才看到盘子里的鸡块都囊进自己的肚子了,爹爹一口也没吃,他好意思地把最后一块鸡块给爹爹:“爹,这块……给……您留着……您吃吧!”
  爹爹爱怜地说道:“我不爱吃,你吃吧!”
  在爹爹的关爱下,他的身子又胖了起来,比在嫂子家住的时候多了很多肉,身子扎实得如一头牛。爹爹身上的衣服都是旧的,二憨穿的衣裳总是新鲜的;过年的时候,爹爹还给他买了一双崭新的皮鞋,而爹爹脚上穿的却始终是那双旧的黑布鞋;风和日丽的时候,爹爹还领着二憨一起去公园散步,公园里美丽、迷人的景色,那些活泼、可爱的小动物,让二憨大饱眼福。那时,二憨总是笑着,灿烂的、开怀的、傻呵呵的;爹爹也笑着,欣慰的、慈祥的、乐呵呵的。
  如果说二憨是只受伤的小鸟,爹爹用撑起得翅膀护翼着他不受到伤害;如果说二憨是一条迷失方向的船,爹爹则是引导他航向的舵;如果说二憨是一只被狂风吹乱的风筝,爹爹则是牵引他的那根绳。爹爹用一生博大的父爱呵护着二憨,让他享尽人生的快乐。
  爹爹表面上整天乐呵呵,可几十年苦熬硬撑让他心焦力瘁,积忧成疾,猝然离世。他临老居无定所,一尊墓穴,成了他劳碌一生的永久归宿。
  爹爹去了,留下他疼爱的老小孩二憨去了,给二憨留下了深深的怀念和悲伤。埋葬爹爹那天,二憨望着爹爹那张冰冷而苦涩的脸,望着他那瘦弱而僵硬的身躯,二憨却无能为力,只能傻傻地站在他的身边,默默为他祈祷。天空阴雨绵绵,二憨打着寒战,顿时感到被雨浇得好冷,好冷……
  他不知失去了爹爹的呵护,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三
  爹爹走了,二憨的世界一下子变得空荡荡了。哥哥把他接回了家中,回到了那个他最不愿意面对的家。
  海霞本来攒动着丈夫把碍眼的公爹和憨小叔子赶出了家门,自己三口之家,守着大房子,夫爱子乖,衣食无忧,生活挺惬意的。谁知,公爹走了,二憨又回到了自己家。瞧他那模样:瞪着一双无神的牛蛋眼,说话吱吱唔唔,流着长长的哈喇子,走路拖拖拉拉,每天在眼前晃悠,看着就腻歪。
  让海霞欣慰的是,没有了公爹的宠爱,二憨变得懂事了,成了她任意使唤的“佣人”。海霞买来了大米,二憨在家,她搬不动,会在楼下吆喝着:“老二,下来帮我把大米扛上楼!”这时,二憨“噔噔”地跑下楼,扛起大米上了楼,急速的脚步把海霞抛在身后;过年了,海霞给二憨一个抹布,好话交代给他:“二啊,没事把家里的玻璃擦擦,把厨房和卫生间墙壁的瓷砖擦擦,不要傻玩了,嫂子回来给你做好吃的啊!”二憨干的很卖力气,回来一看,活干得挺像回事的,这要在以前,公爹宠着,二憨根本不会理会她的。二憨有的是傻力气,只有让他劳动了,才能懂得尊重她。这是海霞对二憨的教育理念。
  吃饭时,海霞让二憨盛好饭菜端到自己小屋吃。二憨挥起筷子狼吞虎咽,一碗米饭如风卷残云般到了肚子里。他吃了一碗又去盛第二碗,哥嫂餐桌上飘来一阵诱人的肉香味,他偷偷向他们的餐桌望去,看见侄子碗里还有鸡腿,海霞有点尴尬地对他笑笑,说道:“二憨,你别在意哈,你侄子马上就要高考了,需要营养的,专门给他做的。”
  二憨生气了,他赌气把饭撂下,不听哥哥在身后的喊声,破门而出。他闷闷不乐地来到自己和爹爹曾经租住过的楼前。望着那间房子的窗户,想着爹爹和自己在一起的欢乐日子,触景生情,止不住泪流满面。爹爹没了,曾经的欢乐家也没了,二憨的幸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以后,只能寄身在哥哥的屋檐下,看着他们脸色过日子了。二憨在楼前徘徊,他始终不舍得离开,仿佛在寻找着爹爹的影子。
  院子里的大娘看着他在楼前转悠,问道:“二憨子,想爹爹了!”
  ”嗯……“二憨言语凝噎,泪水溢满了眼眶。
  “唉,苦命的憨子啊!跟着哥哥嫂子多好,住着大房子,多开心啊!”大娘劝着二憨。
  “不好……他们……不给我……吃鸡腿……”二憨感到更委屈了!含糊不清的话伴着泪水流下,仿佛有一肚子委屈。
  “唉,也真是的,孩子,跟着人家有口饭吃就行了,不要要求那么高了,记住啊,孩子,听大娘的话有饭吃!”大娘在叮嘱着他,二憨撇着嘴点着头。
  中午饭吃得很少,又在院子里转悠半天,半下午,二憨感到肚子饿了,才依依不舍地往家走。他走起路来感到身子发飘,像踩在棉花垛上,腿老是打颤,似乎就要瘫倒。
  走到楼口,迎面碰上哥哥嫂子正要出门。
  二憨望着哥哥说道:“哥……我饿!”
  哥哥还没说话,嫂子不耐烦地说道:“中午吃饭你不吃饱,这时哪有东西吃!等我回来给做晚上饭吧!”
  二憨用哀求的目光望着哥哥:“哥,给我……钱,我去卖…烧饼吃!”
  哥哥刚要掏钱,嫂子眼睛一瞪,说道:“那么大的人,跟个孩子一样,去去,回家去屋里躺着去,我一会儿回来给你做吃的!”说完,拉着哥哥走了,把二憨抛在脑后。
  二憨更郁闷了,自己的工资哥嫂掌控着,一个零花钱也不给。自己想吃啥不也不给买,想当初爹爹活着的时候,自己想吃啥爹爹给买啥!二憨越想越生气,憋着一肚子火。
  一位收废品的人在院子里吆喝着。二憨眼前一亮,他想起哥哥家里的那些书,忙问道:“书,你……要……不?”
  收废品的人忙说道:“要!”
  “走跟我……上楼……”二憨来精神了,领着收废品的人上楼来到哥哥家,他让收废品的人在门口等着,把哥哥屋里的书一趟趟搬到门口,收废品的人忙给他过秤,给他钱。二憨手握着这些小钱,高兴得手舞足蹈,脚下像长了风似的,飞快跑到街上,在烧饼店买了几个牛肉烧饼,咬一口,那芳香的味道唇齿留香,让他回味不尽,比鸡腿还要好吃!
  二憨虽憨,但还是有头脑的,他知道想尽一切办法填饱自己的肚子,哪怕惹下塌天大祸!
  
  四
  第二天早晨,侄子在家里大喊大叫,说,他的书没了,一些课外的辅导资料也不见了。侄子正在备战高考,这些书都是对他来说,至关重要,尤其是那些教科书,离了它们上课寸步难行。可悲的是,被贪吃的二憨当作废品卖了!
  哥哥嫂子一听,立刻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二憨,二憨躲在被窝里大气不敢出。哥哥怒气冲天地把二憨从被窝里拉出来,指着他的头问道:“孩子的那些书呢?是不是你拿走了!”
  二憨吓得脸色都变了,他从来没见过哥哥发这么大的火,那神色,似乎要把二憨给撕了!
  嫂子也在尖叫着:“说啊,你!怎么不吱声?你弄到哪里了,我们好去找啊!”
  二憨被他们吓得语无伦次,说话更结巴了:“我……我……我肚子……实在……饿得慌,给……卖了……”
  哥哥一听,气得一跺脚:“唉,你啊,给我惹祸了!”说完,忙跑到楼下找收废品的人,那个收废品的人每天在小区转悠,找到他应该不难。
  嫂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也跟着跑下去了。
  侄子对着他吼着:“要是找不回来那些书,叔叔,你就把我的前程给毁了!我和你没完!”
  等了整整一上午的时间,哥哥嫂子终于把收废品的人等来了。只是收废品的人坚持要赔偿他的损失才肯把书交出来。没办法,哥哥只好忍痛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红票给了他,费尽周折地把书找了回来。那些书回到了家中,摆在书架上好像在嘲笑二憨:瞧,你本事真大,让我们出去逛了一圈又回来了!
  二憨大气不敢出,自知没趣,偷偷溜出门,到院子里转悠去了。
  天黑二憨回到家中,一家人都没人理会他,二憨却坐立不安,一家人的目光仿佛针一样扎在他心上,他无趣地吃完饭,躺在床上,心里越想越郁闷:在哥哥家却如同牢笼般,把他憋得喘不过来气,大丈夫可杀不可辱。他要反抗了,出去,过自由自在的生活去!他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
  他正在想着,哥哥进屋了,坐在他身边,用忧郁的眼睛盯着他,说道:“兄弟,你能不能让我们省心点,别给我找事……”
  哥哥的话还没说完,二憨眼睛里闪耀着可怕的光芒,挥着手对哥哥声嘶力竭地吼着:“把钱……给我,我要……出去……自己住……”他的脸扭曲了,眼眶噙满了眼泪。
  哥哥吃惊地盯着他,有种失望和吃惊的表情,好像重新认识了他,心里却像揣了一块冰块,凉了半截,他黯自叹了口气,转身走了。二憨猛然发现,哥哥蹒跚的背影变得佝偻了,脚步是那么沉重,好像一下子变老了……
  
  五
  二憨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工资卡还是哥哥拿着,不过,哥哥每个月会给二憨生活费。这样除了房租,加上生活费,二憨的工资卡上钱也所剩无几了。
  二憨又成了自由人了。他每天拿着个小马扎在小区外马路旁坐着,看着马路上人来车往。夏季里,路边的老槐树枝繁叶茂,微风吹过,树冠就哗哗作响,他坐在树荫下,舒心快活。饿了,他就去路边的饭馆要一海碗牛肉拉面,或者要一盘水饺,吃的肚子滚瓜溜圆;闷了,听听邻居们闲聊,不吭声也解闷,乐得逍游自在。他才五十来岁,正值中年,身体尚好,怎么能长期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自由自在的生活才是二憨追求的目标。想到此,二憨说不出的惬意。

(1)
  李老歪又去了南山南的闲院子,这院子是他十几年前修的养老的房子。只见他眯着老也睁不大的双眼,站在院墙外向里打量着,从院门口的缝隙里,看到院子里长满了杂草,有一些不知名的花儿,开出了五颜六色的花朵。李老歪脸上挂着笑容,嘴角裂开,脸上的皱纹更加明显了,眼睛也越发得变小了。
  “李大哥!又来看看你家院子了?”李老歪把盯在门缝里的双眼收了回来,转过头,看到王明才老弟正停下自行车,微笑着看着自己。“可不是嘛!七十多的人了,干啥也不行了,孩子们的事也帮不上忙,我这是闲着难受型的,唯一能干的就是对着我这闲院子傻笑了。”“呵呵呵呵!老哥哥就是爱说笑,啥叫傻笑啊!你那是心里美得,听说你当初盖这院子时,可是为自己盖得养老的地方,现在怎么样。两个孩子都听话懂事,还孝顺,争着让你住在家里,这养老的院子用不上了吧?哈哈哈!看把你美得,都越活越年轻了。”王明才随口说着,骑上自行车走远了。李老歪在院子的前前后后转悠着,孩子们不让他打开院子门,因为房子盖好后,从来就没人住过,且又离得南山较近,孩子是怕万一院子里有毒蛇什么的,伤了自己就麻烦了。李老歪嘴里哼着戏文,思绪回到了当初盖房子时的情景。
  
  (2)
  那一年,他才四十几岁,大儿子正在上大学,小儿子正在读初中。他自己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儿,没白没黑的干活,挣钱,所有的心思都在两个孩子身上,孩子他娘走的早,他不能让两个孩子感觉到生活有压力,每日里起早贪黑地干着。
  有一次,他从工地回家时,刚进村子,听见老哥哥李东胜家里传来了打骂声,一家人在吵架。他止住了急匆匆回家的脚步,赶巧听见人家吵架了,还是进门去劝劝吧!当他走进家门时,只见老哥哥倚在南墙角,象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低着头,一言不发。那吵吵闹闹的声音是他儿媳妇发出来的。“你看看,你看看!这么大岁数的人了,怎啥事也不懂呢?这箱子的牛奶能动吗?我还留着走亲戚呢,他就敢拆开箱子给喝了!”他儿子在旁边满脸堆笑,打着哈哈“别再说了,老人家喝包牛奶怎么了?你值得这么大吵大闹的吗?也不嫌人家笑话。”他这一说不要紧,只见自己的媳妇闹得更欢了。“他喝牛奶怎么啦?你这是嫌我对你爹不好对嘛?谁孝顺谁伺候去,别看着我碍眼!”这女子说着说着,扑扑腾腾地将一包包铺盖卷给扔了出来,被子褥子连同衣服滚落了一地。李老歪揺揺头,看看老泪纵横的老哥哥,拿起铺盖卷拉起来就走。老哥哥就这一个儿子,没有别的地方住,李老歪就让他住了自己家,无非就是多双筷子多个碗的事,现在这年月,只要肯吃苦,就不愁吃喝,一个老人家,能吃多少呢!李老歪就这样一直陪着老哥哥过日子,直到他慢慢变成了一堆黄土。
  那时的他,突然就破例地为自己想了一回,唉……人那!全身心的为了孩子们,老了以后,孩子们又能替你想多少呢?他突然就想起了南山南的那块地,不如就花点钱把它买下来吧,虽然说是自己开垦出的荒地,可毕竟是国家的土地,买下来,趁着自己还能动弹,盖上几间房子,以后省得和孩子们挤在一起,免得老了没地方住。他盘算好后,就立刻行动,依旧每日里在工地上忙着挣钱,碰上个下雨阴天什么的,自己穿着雨衣在山脚下忙活着,不少的人挺纳闷,这老歪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等渐渐的四间瓦房盖好后,人们才知道他的用心。断断续续地,四间瓦房他自己盖了有两年多,接下来的日子里,再逐渐的为盖院墙做准备。那时候的他,当汗水浸湿衣裳时,脸前又看到李东胜老哥哥的模样,一脸的委屈伴着泪水。“我没偷着喝牛奶,牛奶是小孙子喝的,我这么大岁数了,还不至于嘴馋到如此。”低着头连续地重复着这句话。李老歪擦擦汗,继续垒着墙,终于他的四间瓦房连同院子完工了,看着这院子,他会心的笑了。
  
  (3)
  岁月催人老!一晃眼,自己就老了。大儿子金福找了个城里的媳妇,在城里安家落户了。媳妇儿懂事孝顺,千方百计地想让公爹去城里住,但都被他拒绝了。他有自己的心思,每每想起老哥哥那委屈的眼神,他的心里一阵阵的寒。
  又过了几年,二儿子银福也结婚了,二媳妇儿是本村的姑娘丽萍。这丽萍可是村里最出众的女子了,要模样有模样,要相貌有相貌,追她的小伙子可以说是排着队的等她的回音,可丽萍就是喜欢李老歪家的银福,可谓是非常的有主见。等他们结了婚,办了酒席,李老歪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他把儿子媳妇儿叫到一起说道:“你们都已经成家立业,我也就安心地搬走了,我不带别的东西,就带一口锅,一张床,一饭桌,往后的日子我就在南山南的院子住了。”这新媳妇儿一千个不同意,一万个不满意,委屈得哭了。“爸!您这是说得什么话?我门成家是为了在你面前尽孝心,您这一搬走,让村里人怎么看我,知道的人以为是您自己搬走的,不知道的呢?还以为是我也撵您走的!”看着丽萍哭眼抹泪的样子,他犹豫了。金福和媳妇也说:“就是,就是!您要是不愿和弟弟住一起,就到城里和我们住,反正您孙子也特别希望您住过去。”孩子们你一言我一语的,总之是不赞成他搬出去住,看着孩子们你争我吵的样子,最终他还是哪里也没搬,和二儿子一家住在一起。话说这丽萍,可真是说到做到,对他非常得孝顺,洗衣做饭,嘘寒问暖,李老歪的顾虑消失了,每日里都会去,南山南的闲院子前转悠转悠,这院子闲得不可惜!闲着才是他的骄傲。
  
  (4)
  七十多的老人就爱怀旧,这一天,李老歪去了老哥哥李东胜的坟前,斟满一杯酒,摆上三个菜,续续叨叨地和老哥哥聊了起来。“老哥哥哎!我那南山南的院子注定是要闲着了,当初您的难处,我看着怕啊!老了,老了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活得心寒啊!好在孩子们都还不错,对我也孝顺,我宁愿那院子就一直闲下去……”说着话,喝着酒,一抹斜阳照在满头白发上,笑容衬托着他的脸,越发看得年轻了几岁。酒喝了不少,话也说了个足够,他脚步微微有些不稳往回走。
  远远看到一群人在指指点点的,那里可是他家的闲院子。好像是有什么事,一时好奇心起,酒劲消失了一大半。快步走过去,想知道一群人在议论的内容。快到跟前时,村长已经看到了他,“李老歪!快走几步,您老人家是不是有先见之明?老早就知道这是块宝地啊……”李老歪不明白村长的意思,也大声嚷嚷道:“村长哎!别拿我老头子开涮啊!我懂得什么,就是给自己盖了个养老的院子罢了。”“哈哈!哈哈!您老人家这院子可值钱了哈!省里要在咱这里搞旅游区,您这院子在规划之内,光您这院子就得给您个百儿八十万的。”“啥!…”李老歪揉揉耳朵,瞪着俩眼望着村长,不相信这是真的。一群人都笑了,“哈哈哈哈,这可不是村长开玩笑,这是真的,我们就是先来考察的,您看咱这山上,山南面花儿朵朵,草儿青青,山北面树木丛生,鸟儿欢唱,再加上山脚下那条小溪潺潺流淌着,只要我们再加深开发,不正是人间仙境吗?”说这话的可能是省里来的干部吧。李老歪这会儿相信是真的了,好像有点儿飘飘然,脚步轻巧如风,赶紧回家把这消息告诉儿子们。
  真可谓“人逢喜事精神爽”。李老歪美滋滋地回到家,把这件事告诉了银福和他媳妇丽萍。俩人瞪大了双眼看着他,银福走到他跟前,用手摸摸他的额头,说道:“爸!你没发烧吧?”李老歪笑笑,说:“和我一样的反应,开始我也不相信,可这都是真的!要不,你去村长家问问。”丽萍看看他,再看看银福说道:“问啥问,咱可得沉住气,别让人家说咱有多贪心似的。真有这事最好,没有这事咱还照样过,您说是不,爸?”“嗯嗯!我赞成丽萍的话。”就这样一家人放下这事不提,依旧起早贪黑地过日子。
  
  (5)
  这一天,丽萍早早地起了床,打扫完院子又开始收拾屋子,生怕落下了半点灰尘。银福打趣说道:“行了行了,别再擦了,你都把我的老家具剐下一层皮来了。”丽萍笑笑说:“咱这未来的侄媳妇可是城里人,收拾得干净点,别让她笑话咱农村人。”李老歪起床了,笑着说:“真是岁月催人老啊!转眼间大孙子壮壮都有对象了,也算是没白疼壮壮这孩子,知道先领着媳妇回来看看我这爷爷,知足了!”
  “爷爷!我们回来了。”壮壮领着媳妇进了家门。李老歪连声应着:“哎!哎!回来了好,回来了好。”丽萍和银福也一起迎了出来,道:“嗯!嗯!快屋里歇歇,到自己家了,咱就别客气了,闺女,渴了吧?快喝水。”姑娘拉着丽萍婶子的手,笑笑说:“婶子,我不渴,您别忙活了,我又不是外人。”姑娘说话得体大方,一家人从心里喜欢。丽萍赶紧说:“对啊,对啊,咱都不是外人,看咱一家人多好,对吧,爸!”李老歪笑得更美了,脸上的皱纹越发紧紧聚集起来。
  村长手里拿了份拆迁合同进门了,一家人赶紧迎了上来。“老哥哥,您可是福从天降啊,就您那院子,看见没?一百万,这合同一签钱就是您的了。”李老歪“额!额!”地应着,心里那个美就甭提了。颤颤巍巍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这份合同正式生效了,至于拆迁款,村长说明后天就可以到账了。一家人更加高兴了,丽萍又打电话给饭店,另外多加了几个菜。吃饭的时候,谁都没注意到,壮壮脸色一点也不好看,还时不时的给自己的对象使眼色,一幅着急要走的样子。
  一家人说说笑笑的,吃着饭喝着酒,聊着开心的话题。只聊到太阳要落山了,俩孩子起身要回城,一家人也不再挽留,一家人是明事理的呢!不能耽误孩子的学业。恋恋不舍的送到车站,目送他们走远,不忘大声嘱咐一句;“到家了给个电话。”
  壮壮回去怎没打回电话来呢?丽萍和银福心里嘀咕着。李老歪沉不住气了,眼看着钟表走过了一圈又一圈,迟迟听不到电话的来电声。老爷子生气了,说道:“孩子不懂事,你大哥大嫂也不懂事吗?怎就不知道打个电话,报声平安呢!”丽萍赶紧说:“没事的,爸!孩子都多大了,您还不放心吗?准时哥嫂一时忙着招呼俩孩子,把咱这茬给忘了!人家壮壮媳妇可是第一次来家,还不把哥嫂忙活坏了。”“丽萍说得在理,爸!您就放心去睡吧,明天一早,让丽萍再给哥嫂打个电话,今晚咱就别打扰他们了。”银福随口说着,转身去了卧室,一家人这才息了灯,进入睡梦中。
  这一宿睡得恶梦连连,李老歪从梦中醒来,理理梦里的情景,哎!人老了,怎做起这么奇怪的梦来。梦里,老婆披头散发的向他走来,好像受了什么委屈一样。老爷子揉揉眼睛,又用手拍拍脑袋,自言自语说道:“老婆子,你走得早,在那边也有不趁心的事情吗?好好保重自己,过不了几年,我就会去陪你了……”人老话也多,续续叨叨得没完没了。这时候电话响了,丽萍起得早,听到电话声就往大间里跑,一边跑一边叨咕说:“这不就打电话来了,昨晚哥嫂准是高兴得忘了。”走到门口时,已经听到公爹在接电话,老爷子耳朵有背,接电话时总忘不了打开免提,所以丽萍很清楚的听到嫂子的声音。“爸!您可真够偏心的,房子补给这么多钱,您老都不吱一声,和着金福不您亲生的!这钱您就都给了银福两口子了!………”嫂子那边还在不三不四地说着,丽萍听话音气不打一处来,两步进屋抢过电话:“嫂子你说啥?你这是怪爸没和你说这事,还是挂着爸的这一百万拆迁费?”那边的人提高了声音,“我没那么多心眼,我就是纳闷,这么大事怎就不和你哥说一声来,是不是你两口子给爸使了心眼,说了什么话?”丽萍越听越生气了,“你以为都和你一样,书都白读了,亏你还是文化人,这事你怪我们没跟哥说了,去年爸得了脑血栓,在家里躺了近半年,我们跟哥说了吗?还不是我和银福跑前跑后地伺候着,这事你怎不怪着没和哥说呢?事没弄明白前,别乱咬人好不好?”丽萍越说越生气,“咵”一声挂断了电话。
  李老歪看看丽萍和银福不高兴的模样,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唉……这闲院子,最后还是给我出了道难题!既然你嫂子说到这笔钱的事,你俩有什么意见也说说吧!”银福看看丽萍,家里的事一直是丽萍说了算,银福此时也想知道丽萍的想法。丽萍快人快语,不藏着掖着地,“爸,这钱是您的,您想怎样都行,我没意见,我就是生气嫂子的说法,我们伺候您这么多年,在她嘴里成了要霸占您的钱,我真气不过!”“这是你嫂子不对,也是我的不是,一开始我不认为拆迁费是事实,也就没告诉你哥,你嫂子有想法是应该的,我会慢慢跟她解释的!”银福再看看丽萍说道:“爸,您想怎么样?这钱您老是自己留着,还是……?”老爷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说道“我这是大岁数了,留着它干么,这钱给你们兄弟俩分了吧!”“我看您还是跟哥商量商量吧,我和丽萍都好说话,就怕嫂子那边说不通。”老爷子点点头,准备去城里走一趟。
  
  (6)
  第二天,银福开车送老爷子去了城里哥哥家,因家中农活正忙,银福没在哥哥家落脚,接着就回家了。银福也有自己的想法,他怕哥嫂守着自己,一些话不好意思说,所以就尽可能地避开。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