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女膜修复术 让她在结婚前夕“命丧黄泉”

图片 1

图片 2

死者的母亲躺在地上悲痛欲绝

十天前,河南周口,在双方父母和众多亲朋的见证、祝福中,小静与小武举行了订婚仪式。如果一切顺利,亲朋好友们将在10月1日喝上小静和小武的喜酒。可是9月10日,一切都改变了。那天上午,小静走进了合肥一家医院,在那里,她将进行处女膜修复手术。几个小时后,小静的父母接到了女儿病危的消息。9月11日这天,他们失去了自己宝贵的女儿。

华声在线9月14日报道
十天前,河南周口,在双方父母和众多亲朋的见证、祝福中,小静(化名)与小武(化名)举行了订婚仪式。如果一切顺利,亲朋好友们将在10月1日喝上小静和小武的喜酒。

悲痛 母亲的脸上布满泪痕

可是9月10日,一切都改变了。那天上午,小静走进了合肥一家医院,在那里,她将进行处女膜修复手术。几个小时后,小静的父母接到了女儿病危的消息。9月11日这天,他们失去了自己宝贵的女儿。

9月13日上午,合肥市张洼路上合肥某医院的大门口聚集着众多围观市民。人群中,一名脸上布满泪痕的中年女子躺在放在大门口的一条被褥上,她是小静的母亲江素霞。“心太乱”、“这几天不知道咋过的”,躺在医院门口的江素霞不断地重复着这几句话。

悲痛 母亲的脸上布满泪痕

江素霞和丈夫育有一儿一女,小静是家里的老大,也是家里唯一的一名大学生,一家人也对她抱以极大的期望。而现年28岁的小静也十分争气,在合肥读完大学后留在了合肥,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也在合肥打拼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现在火车站附近的一个服装城做生意,事业刚刚起步。江素霞的脑海里不断闪现着一个个或清晰或模糊的画面:“我们是10日下午2点到的,不对是夜里12点”,“她就躺在病床上,戴着呼吸机”,“医生说,已经脑死亡,维持下去就是植物人”,“11日上午,女儿走了”……

9月13日上午,合肥市张洼路上合肥某医院的大门口聚集着众多围观市民。人群中,一名脸上布满泪痕的中年女子躺在放在大门口的一条被褥上,她是小静的母亲江素霞。

遭遇 生前曾进行妇科手术

“心太乱”、“这几天不知道咋过的”,躺在医院门口的江素霞不断地重复着这几句话。

9月10日那天,小静究竟遭遇什么?记者从小静的家人及一些知情人那里了解到一些情况。小静死亡前在这家医院进行了一个妇科小手术——处女膜修复术。

江素霞和丈夫育有一儿一女,小静是家里的老大,也是家里唯一的一名大学生,一家人也对她抱以极大的期望。而现年28岁的小静也十分争气,在合肥读完大学后留在了合肥,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也在合肥打拼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现在火车站附近的一个服装城做生意,事业刚刚起步。

10日10时许,小静经人介绍走进了该医院。可是由于一些原因,小静的身体状况突然变差并急剧加重。

江素霞的脑海里不断闪现着一个个或清晰或模糊的画面:“我们是10日下午2点到的,不对是夜里12点”,“她就躺在病床上,戴着呼吸机”,“医生说,已经脑死亡,维持下去就是植物人”,“11日上午,女儿走了”……

12时左右,小静被急救车送往省立医院。转院途中,小静出现脑死亡,虽然心脏仍在跳动。到达省立医院后,医生对小静进行了紧急抢救,可是小静的情况却越来越糟糕。11日上午,小静离开了这个世界。

遭遇 生前曾进行妇科手术

据小静的姑姑介绍,当时来到医院的时候,护士让她给小静穿上衣服。她看到小静赤条条地躺在医院里,胸口青紫。她的双目凸出,嘴巴大张。护士用湿毛巾热敷十几分钟后,眼睛和嘴巴才勉强闭上,但是牙齿还是露在外面,怎么也合不上。

疑问 麻醉过量致人死亡?

疑问 麻醉过量致人死亡?

9月10日那天,小静究竟遭遇什么?记者从小静的家人及一些知情人那里了解到一些情况。

9月10日,小静的父母接到来自合肥的噩耗时,以为自己遇上了一场骗局。“女儿身体很好,我和老伴都是学医的,对她的身体状况最是清楚。”江素霞说,自己怎么也不敢相信,一场小妇科手术会让女儿送了命。

小静死亡前在这家医院进行了一个妇科小手术——处女膜修复术。

在经历起初的疑问后,小静的父母经过求证后才惊慌失措地赶到合肥,见到躺在病床上的女儿时,他们怎么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眼睛。十天的时间,小静的父母经历了见证女儿订婚的大喜,和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大悲。

10日10时许,小静经人介绍走进了该医院。可是由于一些原因,小静的身体状况突然变差并急剧加重。

小静的父亲说,小静过世后,省立医院对死因进行了鉴定。“据说是手术时麻醉过量导致病人死亡。”他说。不过,记者没有见到省立医院出示的书面鉴定。是否系麻醉过量致人死亡?事发医院有关人员表示,将在近日予以公布。

12时左右,小静被急救车送往省立医院。转院途中,小静出现脑死亡,虽然心脏仍在跳动。

进展 双方律师正在协商

到达省立医院后,医生对小静进行了紧急抢救,可是小静的情况却越来越糟糕。11日上午,小静离开了这个世界。

9月12日20:00左右,记者来到医院位于5楼的会议室,合肥市公安局以及院方的相关负责人正在紧急商讨解决的方法。

据小静的姑姑介绍,当时来到医院的时候,护士让她给小静穿上衣服。她看到小静赤条条地躺在医院里,胸口青紫。她的双目凸出,嘴巴大张。护士用湿毛巾热敷十几分钟后,眼睛和嘴巴才勉强闭上,但是牙齿还是露在外面,怎么也合不上。

9月13日10时左右,记者再次来到会议室,发现合肥市卫生局的工作人员也来到现场参与解决此事。

9月10日,小静的父母接到来自合肥的噩耗时,以为自己遇上了一场骗局。

9月13日17:00,医院一位查姓副院长给本报打来电话,称双方的律师正在协商此事,相关的处理结果将很快出炉。

“女儿身体很好,我和老伴都是学医的,对她的身体状况最是清楚。”江素霞说,自己怎么也不敢相信,一场小妇科手术会让女儿送了命。

处女膜修复是个小手术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