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院:白黑红玩转大陆黑社会

图片 1

摘要:
“重庆打黑第一案”龚刚模、樊奇杭等34人涉黑案1月份在重庆市第一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新华社  中国社科院25日发布的2010年《法治蓝皮书》指出,由合法公司、黑社会与公职人员组成的“白黑红”一体型形态已成当前中国黑社会性质组织中最典型、最高级的模式。根据社科院:白黑红玩转大陆黑社会
“重庆打黑第一案”龚刚模、樊奇杭等34人涉黑案1月份在重庆市第一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新华社  中国社科院25日发布的2010年《法治蓝皮书》指出,由合法公司、黑社会与公职人员组成的“白黑红”一体型形态已成当前中国黑社会性质组织中最典型、最高级的模式。根据调查,近一成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都由国家机构工作人员组织、领导。  据称,“白黑红”一体型的“白”是指合法公司、正当的行业经营及组织领导者;“黑”即黑社会老大;“红”则是拥有政治身份或背景的“保护伞”。  该类型的特点为,以“白色”为幌子、“黑色”为手段、“红色”为护身符,形成“以黑养商、以黑护商、以商助黑、以商买权、以权促商、以权护黑”的涉黑组织特色。  课题组以重庆市为例,对该市2000年以来具有代表性的25个涉黑组织案例进行分析,将中国涉黑组织分为5种类型:即“白黑红”一体型、“背靠大树”型、“暴力冲突”型、联盟型及“暴力垄断行业型”。  其中,“白黑红”一体型是最典型、最高级的形态。通过“黑白”途径攫取雄厚的经济基础,然后通过“红色”身份作为保护或攫取利益是黑恶势力梦寐以求的事情。  该类组织一般由某一行业起家,逐步扩大市场,进而垄断或控制该行业,最后向其他行业延伸,发展为融“白黑红”为一体的综合性企业与犯罪组织。  官员罩着
重庆姐妹淫窝开得欢  重庆打黑结果的陆续披露无疑印证了社科院的结论。  《重庆时报》报道,该市检察院25日透露,已对组织、强迫数百名妇女卖淫的王紫绮等30人涉黑案,以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卖淫罪,强迫卖淫罪等9项罪名提起公诉,初步定于3月2日开庭审理。  设9个卖淫场所
十余年敛财过亿  据检方指控,1994年以来,王紫绮与其妹王婉宁(另案处理)以开设美容院、茶楼、宾馆为掩护,纠集陶铭古等人,先后在重庆市多个地方开设了9个卖淫场所,包括了“大名鼎鼎”的“亮点”宾馆。  检方称,仅1998年3月至2009年8月,王紫绮组织就非法聚敛1亿余元(人民币,下同)。该组织还先后注册成立多家公司,以掩饰犯罪所得。  诱骗威逼数百人卖淫  据了解,该组织先后以招工为名,在劳务市场诱骗数百名妇女至卖淫场所。  为了“收服”这些被骗女性,该组织及其成员手段残忍,采取引诱、威逼、殴打、非法拘禁等多种手段进行人身控制、精神控制和经济控制,强迫被骗妇女卖淫,共造成19人重伤或轻伤。  拉拢腐蚀治安总队官员  为使该组织及成员的违法犯罪活动不受查处,王紫绮还通过贿赂手段拉拢腐蚀多名国家工作人员,为该组织提供非法保护。  其中,在前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文强案审理过程中,公诉机构曾指控,市公安局治安总队原一支队支队长、重庆市公安局治安总队原副总队长陈涛于2005年至2009年期间,为王紫绮的“亮点”提供非法保护,为此陈涛先后8次收受王紫绮所送的1.9万元。  “文强二奶说”未获证实  2009年11月,有网民发帖称,王紫绮只是“亮点”的实际管理人,是“亮点”幕后老板文强的“二奶”。网帖还称,“亮点”每年年底开联欢会,文强都会到场。不过,在文强庭审中,王紫绮被传是其二奶的消息未获证实,此次起诉书中也未提及。
重庆武警:打黑既要手也要脑  黑社会狡猾凶狠,又往往有官员做“保护伞”,警方在抓捕一线需要的是勇气,更多时还要足智多谋。  扮老板“引蛇出洞”  北京《解放军报》25日报道,说起一例打黑过程中典型的“引蛇出洞”战法,武警重庆总队七支队特勤中队队长蒋红军感触颇深。  一次,他带领两名队员转战500余公里,对藏匿在奉节乡下煤窑中的“路霸”实施抓捕。  蒋红军装扮成买煤的大老板,对煤窑进行勘察时发现每个房间都挂有自制火药枪,情况对己方行动十分不利。  最后,他以洽谈生意为由,把“路霸”引到奉节县城,不费一枪一弹便将其抓获。  汗流浃背也要等  有时抓捕还是一种耐心与定力的考验。排长刘波讲起他守株待兔、出其不意战“悍匪”的抓捕经历很是自豪。  2009年8月,他接到命令,带领5名士兵到一座居民楼抓捕一名犯罪嫌疑人。这名抓捕对象先后杀害3人,重伤5人。他与女朋友住在一起,如果面对抓捕狗急跳墙,绑架女朋友做人质,后果不堪设想。  “不能轻举妄动。”抓捕小组决定在门外潜伏,等待最佳时机。他们死死盯着紧闭的大门。阴暗闭塞的楼道,闷热、黑暗,加上“秋老虎”作祟,不一会儿队员们个个汗流浃背。最后,乘那名女子开门倒垃圾之际,刘波一举冲进去,彻底制服了犯罪嫌疑人。  “你们可真有耐心,这么大热的天还能守得住。”犯罪嫌疑人也觉得不可思议。  警惕拉拢腐蚀  在另一个无形的战场——羁押看守勤务一线,同样也是一场严峻考验。  在九龙坡区分监区,一名涉黑头目自称家产丰厚,社会关系较广,多次以送车、送房拉拢六支队代理排长强进。强进严厉拒绝并将情况及时上报。  班长王鹏看押的对象许下重诺,以日后给他安排待遇优厚的工作为诱饵,希望王鹏替自己往外传口信。王鹏及时上报情况,得到上级批准后,他将计就计探出口风,随后为专案组提供了两条重要线索。  中国暴力犯罪近十年来首次增长  社科院蓝皮书还显示,2009年中国犯罪数量打破了2000年以来一直保持的平稳态势,出现大幅增长。  中新社报道,蓝皮书透露,2009年1月到10月,中国刑事案件立案数与治安案件发现受理数大幅增长,刑事案件数增幅在10%以上,治安案件数增幅达20%左右,全年刑事立案数达到530万件,治安案件数达到990万件。  蓝皮书指出,杀人、抢劫、强奸等严重暴力犯罪案件在2009年出现了较大幅度的增长。这是2001年以来,中国暴力犯罪的首次增长。  蓝皮书预测,2010年中国的社会治安形势仍然会比较严峻。  铁拳怎样练?  学者倡建打黑国家队  根据蓝皮书披露,在可统计范围内,重庆22个案件中,50%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拥有合法企业。  根据重庆市检察机构统计,在2009年打黑除恶专项行动中,截至当年10月底查处的47件涉黑案件,涉及政法警员29人,行政执法人员4人。  此外,根据重庆检察机构2009年的工作总结,在2009年打黑除恶专项行动中,共查处各类职务犯罪案件66件,涉案78人,其中,查处县处级官员33人,厅级官员12人。  官员充当“保护伞”,让打黑形势更加严峻。中国反“有组织犯罪”法律制度和侦查模式研究课题组负责人靳高风教授指出,推进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就应组建一支国家级的打黑专业队伍。  他说,这支队伍要囊括法律专家与律师,专盯全国反黑情报信息的收集、分析、立案和指导侦查。同时还可以在各个省组建一支10至20人的预备队伍,作为国家级打黑专业队伍的补充和机动力量。  《北京日报》
  ·链接·  蓝皮书指地方政府处置群体事件不力  除黑社会外,群体性事件也成为社科院蓝皮书关注的对象,蓝皮书认为,地方政府因处置不力难以脱责。  北京《京华时报》26日报道,2009年,中国群体性事件高发、频发。在全国范围内具有较大社会影响的群体性事件就有近10起,其中以新疆“7·5”事件和湖北石首群体性事件的社会影响最大。  分析指出,为了片面地、机械地树立本地区“社会稳定”的形象,也为了少数地方官员晋升的需要,在群体性事件发生初期,地方政府采取“捂盖子”、不向公众通报真实情况的做法,导致谣言满天飞。  有些突发性公共事件,如成都“6·5”公交车燃烧案,就因政府迅速公布权威信息,直面公众疑惑,保持了社会稳定,维护了政府的公信力。  然而,另一些群体性事件的应对,却因为相关机构甚至个别人的轻率、武断言行,引发了更大范围的公众质疑和声讨,严重恶化了本来已经得到控制的局势。  蓝皮书同时指出,应该转变目前在一些官员中普遍存在的害怕与畏惧群体性事件发生的消极心态,依据《突发事件应对法》所规定的应急法律原则,完善处置群体性事件的行政问责制度,完善快速反应机制。

制图/王凌燕

头目 王紫绮及其妹妹王婉宁

骨干 陶铭古等人

机构 “亮点”等9个卖淫场所

方式 威逼数百名妇女卖淫

后果 造成19人轻重伤

获利 非法敛财上亿元

检方将指控该团伙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卖淫罪,强迫卖淫罪,协助组织卖淫罪,非法拘禁罪,行贿罪,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奸罪,共9项罪名。

组织卖淫获利上亿元

市检察院第五分院指控,1994年以来,王紫绮与其妹王婉宁(另案处理)以开设美容院、茶楼、宾馆为掩护,纠集陶铭古等人,先后在市内多个地方开设了包括“亮点”在内的9个卖淫场所,逐步形成了以王紫绮、王婉宁为组织、领导者,以陶铭古等人为骨干成员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该组织分工明确,结构严密,成员固定,通过组织、强迫妇女卖淫等违法犯罪活动,非法获取巨额经济利益,仅1998年3月至2009年8月,该组织就非法聚敛钱财共计人民币1亿余元。

强迫卖淫致19人伤

为掩饰犯罪所得,王紫绮团伙先后注册成立多家公司。

在实施犯罪过程中,该组织及其成员手段残忍,先后以招工为名,在劳务市场诱骗数百名妇女至卖淫场所,采取引诱、威逼、殴打、非法拘禁等手段,进行人身控制、精神控制和经济控制,强迫被骗妇女卖淫,共造成19人轻重伤的严重后果。

腐蚀多名国家工作人员

王紫绮还通过贿赂手段拉拢腐蚀多名国家工作人员,为该黑社会性质的组织提供非法保护,致使该组织多个场所的卖淫活动得以长期存在,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该案是重庆市检察院挂牌督办的重大“涉黑”案件,市检察院第五分院抽调骨干力量成立专案组,专案组认真梳理证据,审查案卷材料136本,并追诉了2名被告人及1起漏罪。

“亮点”保护伞是陈涛

此前坊间曾传闻,文强遥控重庆最大色情场所“亮点”。去年11月,又传出消息称,“亮点”女老板王紫绮是文强的二奶。

今年2月2日文强受审时,揭示的“亮点”保护伞却不是文强,而是与文强一同受审的陈涛。检方指控,2005年至2008年,陈涛先后利用担任市公安局治安总队一支队支队长、市公安局治安总队副总队长的便利,为王紫绮的“亮点”茶楼、颢懿哉茶楼提供非法保护,纵容该团伙组织卖淫、强迫卖淫等违法犯罪活动。

在文强案庭审的第4天晚上,检察机关出示了王紫绮的口供。她称,为了获得陈涛的保护,2005年2月至2008年9月,陈涛先后8次收受她所送的人民币1.9万元。除送钱外,陈涛还曾打电话让她提供小姐,陈涛对此当庭予以否认。

王紫绮的口供还称,陈涛不仅让自己找小姐,还曾帮市公安局刑警总队原副总队长黄代强要过小姐。对此,陈涛同样予以否认。他解释:2007年春节,他和王紫绮一起吃饭,当时王紫绮带来一高一矮两个女孩,介绍说两人都是“亮点”茶楼的。饭后,几人一起去唱歌,在歌厅遇见了黄代强。后来有一天,他接到了黄代强的电话,说他正在和文强一起唱歌,让他帮忙把那个高个子女孩叫出来耍。陈涛辩称,他当时并不知道高个子女孩就是小姐,以为她只是个洗脚妹。

王紫绮供述,2008年,陈涛曾对她提示,现在上面查得凶,对“亮点”的举报很多,让他们收敛一点。对此,陈涛当庭表示“没有这事”。

据悉,陈涛被控受贿罪、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行贿罪3项罪名。

昔日“亮点”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一位知情人告诉记者,“亮点”最初开设在渝中区一号桥华一坡亮点宾馆内,开张时间大概在1998年底。在2008年6月左右,“亮点”搬到了不远的星都大厦内。此外,七星岗申新大厦也曾有“亮点”的营业场所,据说是同一个老板。

位于华一坡的“亮点”原址目前已是施工工地

渝中区七星岗申新大厦6楼的原“亮点”大厅记者 杨帆 摄

目前申新大厦6楼的“亮点”已改建为职工宿舍知情人说:“亮点”收费低廉

这位知情人称,“亮点”一般从下午两三点开始营业,生意最好是在晚上8时之后,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一般是每个“钟”45分钟,收费100元。因生意火爆,每晚都有大量顾客在大厅等号,排号一般在30开外,多时达百余号。等号时,客人可以在里面打台球、乒乓,也可以到茶楼闲聊。

说到“亮点”的陈设,该人士称“非常简陋”,家具、电器陈旧,看起来很脏。房间内没有厕所,没有洗澡间,每次都是小姐端盆水来洗。但小姐态度好,听话,总是面带微笑,加上价格低廉,所以吸引了不少顾客。

居民说:很多人都晓得它

李先生在星都大厦附近居住多年。他告诉记者,“别看这地方隐蔽,可出名了。”不过,他说,尽管知道,但不敢去。

在李先生印象中,“亮点”是在2008年六七月悄悄开张的,来“亮点”的人多是步行或乘出租车,开私车来的很少。每晚,附近公路上等客的出租车排着队。

李先生说,去年8月的一天,他看见很多警察上楼,在里面抓了很多人,“有好几百哟。”“亮点”被端掉的那晚,他才敢上去,坐了一会儿。

的哥说:“亮点”不给回扣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