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圣母院:周日弥撒与钟楼探秘 (法国游记之五)

  从远处看巴黎圣母院,觉得它很小,跟电影里面比起来,小了一号。但是,当你走进其中,你就会觉得它很大。作为一个观众,仰视着圣母院里面那些宗教壁画,仰视着宽大空间里面的大理石柱子,还有色彩斑斓的玫瑰形玻璃窗,玻璃窗上面精妙的画像。

图片 1

   
在四月的冷雨中,巴黎圣母院旁边盛开着白色和粉红色的樱花,教堂侧面的那些伸展出来的兽头,往外吐着雨水,在风中,兽口吐出来的雨水飘飘洒洒,落在古老的土地上。这所古老的教堂,经过重修之后,面对广场的正面脱掉了黑色的“外衣”,展示出石头的本色。

圣经故事。
共有9副雕刻,从13世纪放在圣母院开始,基本上就没有修复过,但是保存的依然完好。

  复活节是巴黎圣母院重大的节日,这一天,衣着隆重的大主教在随从的簇拥下走出了圣母院的大门,向来自全世界的人们祝福,我看到,那些跟主教大人握手的群众,竟然激动得热泪盈眶。这个时候,整个巴黎都在放假,圣母院广场上面人山人海,人们排着队,一次进入圣母院。

巴黎圣母院,是游客绝对不能错过的景点。仔细想来,大概有三个原因:一是巴黎圣母院本身,是哥特式建筑的杰出代表。二是巴黎圣母院拥有崇高的政治和宗教地位。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喜欢这里大概是因为第三个原因:雨果的同名小说让巴黎圣母院名声大振。
我特意选择周日上午去参观圣母院,就是为了亲自体验下天主教望弥撒时庄重肃穆的气氛,结果我真的是被震撼到了。可容纳9000人的大厅内,几乎全部坐满了人,却寂然无声,只有身穿白色长袍的主教诵读圣经和布道的声音。然后是圣祭礼仪,
参加祈祷的信徒依次上前去领圣餐,过程有条不紊。教堂内并不明亮,可是透过花窗打入圣母院的光线,简直就是“天国之光”。有时,我又怀疑这些光线是无数小天使飞入圣母院留下的痕迹。
置身在那种氛围下,我切切实实地感受到宗教有形的力量的存在,终于可以理解为何欧洲历史上能政教合一。我压低呼吸,静静地举着相机拍摄,蹑手蹑脚地游览,不敢惊扰那些闭目祷告的人们。我不知道那一刻,祈祷是否能让他们的灵魂离天国更近一些,也不知道是否有人在忏悔自己的罪恶,但是我感受到了宗教的光辉,仿佛真的有光芒笼罩在整座教堂的上空。那种发自内心的尊重,后来在法国其他教堂参观再也没有感受过。
在没去巴黎之前,我以为我会最爱卢浮宫,那是艺术的殿堂。可是回来之后,我才发觉印象最深的是巴黎圣母院,那里,有神的光芒。

  巴黎圣母院前面广场,总是看到一位六七十岁的老先生,一副慈祥的面容,伸着一只手,上面放着面包,招引着小鸟和鸽子,不管晴天还是下着小雨,老先生几乎每天都是这样,我从老先生那里要了一点面包,小鸟便飞到我的前面,用小小的嘴巴啄着我的手,原来人与小鸟之间的距离竟然是这么的短,我马上能够体会到老先生长此不疲的快乐。

石头的交响乐。光影交错间,岁月每天这样一寸一寸的走过。
参观完巴黎圣母院的宗教仪式和正厅,我坚持要上到钟楼去看看。说来也怪,俯瞰巴黎的地方不少,但没有一个地方像这里排队排得这样惨烈了。看着长长的队伍,两个朋友全退缩了,只有我毫不动摇,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得以进入。上到钟楼要爬387个台阶,而且非常狭窄,仅容一人通过。所以是分批放人的,等上面的人从另一侧下去后,再放进一批人,每次不超过20个人。所以只能跟着前面人的后脚依次向上,无法休息,不能停下来喘气,否则就会阻碍后人的路。我拖着长长的红裙,行动不便,只好咬牙坚持,上到了距离地面46米的奇幻怪物走廊。身边已经登上钟楼的人们似乎也没什么心情欣赏巴黎风光,都对着悬挂的大钟指指点点:“卡西莫多从前就是在这里敲钟的。”我不知道“从前”是什么意思?多久以前?想来真的很有意思,来到巴黎圣母院的游人,不会想到在这里走向王位的国王们,哪怕你是拿破仑。也不会仔细观察这个凝聚了几代建筑家心血的建筑。单单对一个并不存在,又丑陋至极的钟楼怪人大感兴趣。雨果的《巴黎圣母院
》让人们记住了巴黎圣母院还有卡西莫多,我还是少年时囫囵吞枣的读过,情节已忘得差不多了,但是爬上钟楼,仿佛真的有他的存在,而那些顶上的石鬼怪兽更增添了一份恐怖和想像。顾不得狭窄的空间,顾不得去看脚下的塞纳河远处的铁塔,也不想去找卡西莫多的钟,我上钟楼来其实最想看的是“思提志”。背有羽翼、头上长角的怪兽Stryge
。他双手托腮,低头凝望着巴黎,我第一次看到它的照片时就被打动。巴黎和塞纳河每天都在变换流动,唯独它们望着这个城市,随时间流淌,兀自独立。何为虚幻?何为永恒?前面刚感受完神的世界,攀到更高处又来到鬼怪世界,无论哪个世界,自有人类伊始它们就存在了。李白说:“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每个星期天下午,教堂都会举行音乐会,唱诗班的人们,盛装齐站在教堂的中央,用歌声赞颂着他们的主。我不懂法文,无法体会每个句子的含义,但是,可以体会他们此刻的虔诚以及内心的充实。

图片 2

  教堂的正面,十分雄伟,教堂的背面,看起来却是另外一种感觉:很丰富。正面的线条是笔直的,三个大门上面的精美雕塑,还有两座平顶的钟楼,尽管今天已经听不见敲钟人加西莫多的钟声,大钟还在,不过已经不再鸣响。只有音乐,依然伴随这个古老的教堂。

图片 3
教堂里绚丽玫瑰玻璃窗让我沉醉其中。在电影《金陵十三钗》中,小女孩趴在彩色玻璃窗中窥探教堂外的片段深深印刻。作为一个非基督徒来说,教堂内部的装饰成为了参观游览最重要的因素。试想一下,当光线穿过玫瑰玻璃窗射入教堂内,静静面对如此美丽的彩色玻璃做祷告的画面多么神圣而梦幻。

  早上,我随着做弥撒的人们,进入了教堂,我并不是基督徒,但是我希望能够以一个赤子之心体验关于教堂的一切。做弥撒的地方并没有对公众开放,位于教堂的最里面,神父在台上讲,下面的信徒在听,齐声唱着圣歌。忽然,大家站立起来,互相握手,然后,每人到神父前面去,领到一份白色的圆形薄饼,这是“耶稣的圣体”。然后,人们慢慢地离开。

图片 4

  正对着玫瑰玻璃窗的地方,放着两座雕塑,左边是著名的修女圣特丽萨,传说她可以听到“天父”的声音,巴罗克风格的雕塑家贝尔尼尼也以此题材创作了一件著名的雕塑《圣特丽萨的迷醉》。不过,巴黎圣母院里面的这件雕塑,看不到作者是谁,只是表现了这个西班牙修女的虔诚。修女的右边,是法国的民族英雄贞德的塑像,年轻的贞德在国家危难的时候,主动请缨,带领法国的军队打败了入侵的英军,这个年轻的农村少女,却以妖言惑众的罪名被烧死。今天,贞德的雕像不仅仅在圣母院里面安放,卢浮宫旁边的一个小广场上,也有一座贞德骑马的雕像,五月一日示威游行的时候,群众将许多鲜花放在贞德骑马像下面。

祭坛有电子显示屏,滚动播放圣经故事的雕刻,并有不同语言的文字说明。我等了好半天,终于等到中文字幕的那一刻拍下来。

  六月的夜晚,巴黎圣母院旁边,河边上总有一群群来自各地音乐爱好者在露天表演,博得观众阵阵喝彩。将近午夜12点,还有几个踩着滑板的少年,在圣母院前面跳跃、飞翔。(陈滨)

巴黎圣母院的正门,雕刻的题材是“最后的审判”。

  在巴黎圣母院,你能够看得到许多历史,看到灰色的房顶之间点缀着粉绿色人像,那些青铜塑像,经过多少年的风风雨雨,已经炼得一身铜绿,看起来却是一种充满生命感的嫩绿,仿佛并不古老。但是,巴黎圣母院还有很多看不见的历史,比如卢浮宫博物馆里面陈列的最大一幅油画是路易·大卫的作品《拿破仑加冕式》,这件作品记录了1804年12月2日在巴黎圣母院发生的一件重大的历史事件。

巨大的门四周布满了雕像,一层接著一层,石像越往里层越小。大门上雕刻也是精巧无比,多为描述圣经中的人物,大门正中间则是一幕最后的审判。左右两边各另设一个大门,左侧大门是圣母玛利亚的事迹,右侧则是圣母之母-圣安娜的故事,每一个雕塑作品层次分明工艺精细,令
人叹为观止。

异常漂亮繁复的彩色玻璃窗。每一格都绘有不同的画,历数代完成。

图片 5

图片 6
在巴黎圣母院完工一直到18世纪,被改装的次数幅度并不多,倒是在18世纪中期为了改善教堂內采光,教会拆除了中世纪时的老式花窗玻璃,改为玻璃面积大但是图样简单不华丽的新式透明玻璃,仅有教堂西、北、南三面的玫瑰窗部分,保留了原始设计。也因而成为了巴黎圣母院内部的看点之一。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经典的走廊
有一种穿梭时光的感觉图片 11

在中世纪,圣母玛利亚的地位非常的高,所以很多的教堂都会以圣母命名。

除了绘有圣经故事的彩色玻璃窗,还有这样镂空的窗棂,阳光把影子打到地面上,错落有致,踏上去,踩过的每一步都是流淌在巴黎圣母院的光阴。我,安静地、无声无息、悄然走过。没人知道我曾到来,只有我留下的这些照片记得。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

巴黎圣母院钟楼上最著名的怪兽“思提志”。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