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被撞死被告仅获刑1年 留美女生:她一直在表演

  到达医院等候手术期间,警察赶来询问陈轶婧事发情况,“警察问我是什么样的车撞了我,我说是一辆雪弗兰的皮卡车,是个穿着长袖长裤的女司机,警察告诉我,那个女司机报警时说她只是目击者”,陈轶婧在电话中讲述,“我听到警察这样说马上疯了一样大喊’她是骗子,是她撞了我,她骗了你们’”。

然而,洛杉矶县检察官办公室却只以驾车过失杀人罪起诉,最高刑期一年。36岁的赫舍尔拒绝认罪。对此,陈宜晶聘请洛杉矶前检察官阿伦•杰克逊(Alan
Jackson)上诉。杰克逊办公室律师阿曼达•卡特(Amanda
Carter)在声明中表示,这起事件应该还涉及肇事逃逸和过失杀人的刑责。

  陈轶婧不服。她希望得到公正的对待。

但加州公路巡警局发言人表示赫舍尔并未拨打过911。几天后CHP查获赫舍尔驾驶的小皮卡上有最近被洗涤的痕迹,边框上的摩擦痕迹与沈虹芬的鞋子一致。

  走到马路中间时,陈轶婧听到了一声发动机的引擎声,再次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地上、无法动弹。

当时女司机下车问她:“你怎么了?为什么你们红灯时过马路”。随后,女司机抓住母亲沈虹芬的手臂,拖着她的身体移向路边。

点击加载更多

前联邦检察官迈克•阿圭雷(Michael
Aguirre)表示,他并不认为肇事逃逸重罪会成立,且辩方律师若辩护技巧高超,可能让赫舍尔在陪审团获得无罪,但他认为赫舍尔的行为非常严重,确实超出检察官提出的指控。

图片 1

女司机回到车上,在Las Virgenes路附近停车
。当警方抵达时,她却矢口否认撞上两人,表示自己从家里去Albertson,听到街上一名女子尖叫,她将车停在路口,声称检查她们的情况并帮她们拨打911。

图片 2听到审判结果时,陈轶婧当场崩溃大哭

10月31日电
综合美媒报道,2016年6月5日,在美国洛杉矶县佩珀代因大学就读的中国留学生陈宜晶(Yijing
Chen,音译)与母亲散步时被一辆皮卡撞上,她自己被撞伤,母亲则因伤重而亡。肇事的女司机妮科尔•赫舍尔(Nicole
Herschel)之后被洛杉矶县检察官仅以过失杀人轻罪起诉,陈宜晶继续上诉,聘请律师为母亲讨回公道。

图片新闻


图片 3
菲律宾民众焚烧总统画像抗议


图片 4
男生扮熊冲女生宿舍告白遭驱离


图片 5
青年摄影师不可错过的赛事


图片 6
黄袍加身:歼20黄皮机霸气十足

29岁的陈宜晶来自杭州,在佩珀代因大学攻读MBA,母亲靠开出租车的收入把她养大,一同赴美国陪读照顾她的起居。

相关新闻

此外,陈宜晶告诉调查人员,事发时是绿灯。一名现场目击者也指出,看到一名女子将另一名女子拖向路边。经过一年调查,加州公路巡警局认定赫舍尔肇事,并向其提出交通事故逃逸重罪,驾车过失杀人、篡改证据等指控。

  驾车过失杀人 肇事者仅判一年

然而,法律专家认为这并不容易。调查报告称,当时赫舍尔并未酒驾与吃药,也未使用手机。
专家认为,加州的肇事逃逸重罪,通常是一辆车撞上另一辆车后逃逸。法律规定肇事后司机须留在现场,给伤者提供合理援助。调查人员说,赫舍尔当时确实留在现场,但通过移动伤者,试图掩盖肇事证据。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吓坏我了”,陈轶婧在电话里描述,“这个女司机把我妈妈拖到路边,然后开起车就逃走了。我妈妈已经被碾压过几次了,这样动我妈妈不会造成更大的伤害吗?”

根据加州公路巡警局报告,当天她与母亲到Las
Virgenes路,绿灯时她们准备穿过附近的马路,一辆皮卡撞上两人。

图片 7陈轶婧(中间)一家三口如今只剩一人

根据陈宜晶的供词,一辆小皮卡辗过她的左腿,53岁的母亲沈虹芬(Hongfen
Shen,音译)的身体被后车轮辗过。她挣扎着爬到母亲身边,发现母亲眼睛闭着已无呼吸。

热评排行

热点博客

图片 8肇事司机在法庭上道歉

新媒体实验室

  一年前,在美留学生陈轶婧和母亲出了一场车祸,陈轶婧左侧小腿断裂,母亲奄奄一息。

  2017年7月,陈轶婧收到了警方的案情报告,警方提出了三项指控:交通事故逃逸重罪、欺骗警察篡改证据、驾车过失杀人。“警察对我很同情也很无奈,说他们给出了三项指控,但是检察院只采用了最轻的一项驾车过失杀人”,根据陈轶婧的讲解,检察院所采纳的指控,只能判肇事者1年的时间,陈轶婧认为这不公平。

新浪新闻公众号

  据妈妈的主治医生介绍,陈轶婧母亲内出血十分严重、很难止住,内脏修复困难,5天后陈轶婧的妈妈还是走了。而陈轶婧左侧小腿胫骨和腓骨断裂,当天做了手术,“里面用钢板固定着”。

  陈轶婧抱着一丝希望,想在法庭上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让肇事者得到应有的重罚,然而最终的审判结果仍是“以驾车过失杀人”判处,肇事司机最多判刑1年。

  2017年11月16日,陈轶婧的案子正式开庭审理,陈轶婧先陈述了案发后对自己的影响,“我当场跟质问对方,为什么那天报警你要说自己是目击者?为什么要把我的妈妈拖拽到路边?你知不知道对我造成的伤害?”,陈轶婧再次回忆时仍然控制不住自己愤怒的情绪,“她当时只说我很抱歉,我本来想去医院看你们,但是我的车被冻结了,她还说当时没打911是因为没有手机,可是警方的供词中明明就说她以目击者的身份打的911”,陈轶婧告诉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她一直在法庭上表演”。

  2014年,陈轶婧的父亲因病去世,2015年为了让母亲离开伤心地,开始新的生活,陈轶婧考取了美国研究生。入学后,陈轶婧将母亲接到了美国,和自己一起生活。

  2017年11月19日,在朋友的介绍下,她发起了向白宫请愿的签名活动。根据美国相关规定,民众发起请愿后,如果能在一个月内获得10万人的签名,那么政府必须在60天内作出回应。陈轶婧告诉记者,现在她收到了5万多签名,时间已经不多了。她不知道已经判决了是否有机会再次改变,但是只要有一线希望她也要为妈妈讨回公道。

推荐新闻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