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宝鸡石鼓山发现西周早期贵族墓葬

发掘单位: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宝鸡市考古研究所、渭滨区博物馆 
发掘领队:刘军社   

 

   
2012年6月22日陕西省宝鸡市渭滨区石鼓镇石嘴头村四组村民在村中开挖房屋地基时发现铜器,随后立刻向文物部门报告。文物部门即派遣考古人员赶赴现场,经勘查为一座古代墓葬。随即陕西省文物局决定,由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宝鸡市考古研究所、渭滨区博物馆组成石鼓山考古队开展抢救性发掘工作。

   
2012年6月22日,陕西省宝鸡市渭滨区石鼓镇石嘴头村四组村民在村中开挖房屋地基时发现铜器,随后立刻向文物部门报告。文物部门即派遣考古人员赶赴现场,经勘查为一座古代墓葬。随即陕西省文物局决定,由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宝鸡市考古研究所、渭滨区博物馆组成石鼓山考古队开展抢救性发掘工作。

  
   
该墓葬位于石嘴头村四组所在的石鼓山上,石鼓山南依秦岭,北临渭河,东濒茵香河,西有巨家河。地势高耸,位置优越。上世纪80年代以后,西北大学、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和宝鸡市考古研究所等单位曾在此开展考古工作,发现了一批新石器时代和商周时期的重要遗存,为关中地区考古学文化研究提供了重要资料。

   
该墓葬位于石嘴头村四组所在的石鼓山上,石鼓山南依秦岭,北临渭河,东濒茵香河,西有巨家河。地势高耸,位置优越。上世纪80年代以后,西北大学、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和宝鸡市考古研究所等单位曾在此开展考古工作,发现了一批新石器时代和商周时期的重要遗存,为关中地区考古学文化研究提供了重要资料。2012年3月20日、4月14日曾两次出土西周铜器,根据6月发现的这座墓葬推测前两次出土的铜器应出自于墓葬,故依次编号为石鼓山M1、M2、M3。现将石鼓山M3的有关情况介绍如下:

   
   
2012年3月20日,4月14日曾两次出土西周铜器,据6月发现的这座墓葬推测前两次出土的铜器应出自于墓葬,故依次编号为石鼓山M1、M2、M3。现将石鼓山M3的有关情况介绍如下:

    一、墓葬形制

    一   墓葬形制   

   
石鼓山M3为一座长方形竖穴土圹墓,墓长4.3米,宽3.6米,残深2.4米。由于村民取土和平整宅基地,墓葬上部不存,依据M3南部土崖5.6米的高度和地形地势判断,墓葬的深度应在7—8米之间。墓壁发现竖直或自右向左斜向工具痕迹,工具痕长约30~60厘米,宽约3.5~4厘米。

   
石鼓山M3为一座长方形竖穴土圹墓,高程688米,方向190°,墓长4.3米,宽3.6米,残深2.40米。由于村民取土和平整宅基地,墓葬上部不存,依据M3南部土崖5.60米的高度和地形地势判断,墓葬的深度应在7—8米之间。墓壁发现竖直或自右向左斜向工具痕迹,工具痕长约30—60,宽约3.5—4厘米。

   
墓葬填土为浅褐色五花土。墓葬上部发现残存木车迹象,由于村民取土、墓室塌陷等原因,车厢、车轮等不清晰,根据出土的车軎、横末饰、铜鸟饰等的位置判断有一辆木车。

   
墓葬填土为浅褐色五花土。墓葬上部发现残存木车迹象,由于村民取土、墓室塌陷等原因,车厢、车轮等不清晰,根据出土的车軎、横末饰、铜鸟饰等的位置判断有一辆木车。 

   
墓葬下部四周筑有熟土二层台,南宽0.9米、北宽0.7米,东、西宽1.15米,高1.05米。二层台上放置有兵器、马器等,以北二层台和西二层台北部最为集中。还发现有红色、赭色的颜料及类似漆皮等物。在二层台上部0.55、0.8、0.86米的东、北、西壁向外挖有壁龛。自东、北、西依次编号K1~K6。K1位于东壁中部偏北,高0.75米、宽0.6米、进深0.4米。K2位于东壁北部,高0.75米、宽0.5米、进深0.45米。K3位于北壁东部,高0.5米、宽2.3米、进深0.45米。K4位于北壁西部,高0.55米、宽0.65米、进深0.5米。K5位于西壁北部,高0.5米、宽0.45米、进深0.35米。K6位于西壁中部偏北,高0.35米、宽0.7米、进深0.50米。K1、K2间距0.2米,K3、K4间距0.1米,K5、K6间距0.6米。除K5外,其余龛内均放置有随葬品。随葬品提取后,在龛内壁发现有开挖的工具痕迹,除类似墓壁的工具痕迹外,有尖锐工具开挖的迹象。墓葬清理完成打掉二层台后,墓壁上发现有脚窝。

 
   
墓葬下部四周筑有熟土二层台,南宽0.9米、北宽0.7米,东、西宽1.15米,高1.05米。二层台上放置有兵器、马器等,以北二层台和西二层台北部最为集中。还发现有红色、赭色的颜料及类似漆皮等物。在二层台上部0.55、0.8、0.86米的东、北、西壁向外挖有壁龛。自东、北、西依次编号K1~K6。K1位于东壁中部偏北,高0.75米、宽0.6米、进深0.4米。K2位于东壁北部,高0.75米、宽0.5米、进深0.45米。K3位于北壁东部,高0.5、宽2.3、进深0.45米。K4位于北壁西部,高0.55米、宽0.65米、进深0.5米。K5位于西壁北部,高0.5、宽0.45、进深0.35米。K6位于西壁中部偏北,高0.35米、宽0.7米、进深0.5米。K1、K2间距0.2,K3、K4间距0.1米,K5、K6间距0.6米。除K5外,其余龛内均放置有随葬品。随葬品提取后,在龛内壁发现有开挖的工具痕迹,除类似墓壁的工具痕迹外,有尖锐工具开挖的迹象。墓葬清理完成打掉二层台后,墓壁上发现有脚窝。

   
葬具位于墓室中部二层台以内,为木质。依据腐朽痕迹判定是两椁一棺。两椁为外椁、内椁。外椁四面紧贴二层台四壁,四角各竖立方木1根,在二层台边沿东西向铺设12块木板作为外椁顶。外椁高1米、长2.7米、宽1.3米。外椁顶其中的一块木板长3.25米、宽0.45米、厚0.05米。内椁位于外椁以内、木棺之外,长2.3米、宽0.98米。椁板厚约0.06米。墓室中部、内椁内放置一棺,长1.8米、宽0.7米。棺顶部有用小铜泡呈“T”字形装饰。墓底南、北部横向放置圆枕木各1根,两端穿入二层台底部,未及墓壁。南枕木长2.1米、直径0.3米;北枕木长1.6米、直径0.22米。两根枕木间距1.8米。棺内发现骨骸1具,已腐朽呈粉状。棺内中北部发现直条状骨粉,疑为腿骨腐朽后痕迹。据此推测墓主头向南。棺内出土有玉璧等。

 

 

图片 1

图片 2

 

 

K3内器物出土情形

    二、出土器物

  
   
葬具位于墓室中部二层台以内,为木质。依据腐朽痕迹判定是两椁一棺。两椁为外椁、内椁。外椁四面紧贴二层台四壁,四角各竖立方木1根,在二层台边沿东西向铺设12块木板作为外椁顶。外椁高1、长2.7、宽1.3米。外椁顶其中的一块木板长3.25米、宽0.45米、厚0.05米。内椁位于外椁以内、木棺之外,长2.3米、宽0.98米。椁板厚约0.06米。墓室中部、内椁内放置一棺,长1.8米、宽0.7米。棺顶部有用小铜泡呈“T”字形装饰。墓底南、北部横向放置圆枕木各1根,两端穿入二层台底部,未及墓壁。南枕木长2.1、直径0.3米;北枕木长1.6米、直径0.22米。两根枕木间距1.8米。棺内发现骨骸1具,已腐朽呈粉状。棺内中北部发现直条状骨粉,疑为腿骨腐朽后痕迹。据此推测墓主头向南。棺内出土有玉璧等。

    石鼓山M3填土中出土器物16件(组),分别为车马器、兵器、工具等。

 
    二   出土器物   

   
墓室内出土器物(不含石膏打包提取部分)计101件(组)。主要有铜礼器、兵器、马器等。铜礼器14类31件,有鼎6,簋6,禁2,卣6,彝1,尊1,壶1,甗1,罍1,盉1,盘1,爵1,觯1,斗2。铜兵器30件,有戈、戟、矛等,以戟最多。铜马器25件(组),以铜泡最多,另有节约、当卢、马镳、弓形器等。铜工具5件,有斧、锛、凿等。陶器仅高领袋足鬲1件。还有铜饰、铜铃、玉璧、贝、蚌泡等9件(组)。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